【轉貼】我很害羞,我能領導嗎?

對許多自認「性格內向」、「不善交際」的專業工作者來說,一旦從「做事」走向「帶人」的管理職,有時意味的未必是好運,反倒可能是一種災難。但是也有許多害羞內斂的"shy professional",仍然能成為非常好的領導者。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台灣愛普生科技董事兼副總經理李隆安,高興時有張圓圓的笑臉。在愛普生17年,他不僅是公司決策核心,大小員工都暱稱他一聲「李桑」的李隆安,更是部屬喜歡吐露心事求教的大家長。

如果不是出自李隆安自己口中,任誰都不會把「悶騷」、「內向」、「害羞」這些形容詞跟他聯想在一起。

然而從小被教育「小孩子有耳無嘴」,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畢業的李隆安,年輕時確實很為不擅溝通的個性所苦。1985年,他進入愛普生,公司上下不過30個員工,每個人都被他罵過,個個對他感冒至極。更糟的是,當他好不容易升上小主管,帶領手下5名幹部,正要有所做為時,竟然4個人先後離職,整個團隊瀕臨瓦解。

事實上,李隆安對工作求好心切,忙起來經常睡在辦公室。他的專業深受上司賞識,但是得不到部屬支持,挫折感一樣揮之不去。

他不能理解,明明自己沒有惡意,旁人眼中,他卻既嚴肅又不近人情,「不用扮就是黑臉」。

直到有一回,李隆安獨自赴日本受訓,碰巧坐骨神經痛發作,異地生病格外淒涼,才觸動他認真思考:「我在幹什麼?為什麼自己累,別人也不開心?」

當年李隆安心中的困惑,如今你是否也似曾相識?

對許多自認「性格內向」、「不善交際」的專業工作者來說,一旦由專業職被擢昇為管理職,從「做事」走向「帶人」,有時意味的未必是好運,反倒可能是個人的一種災難。

四分之一的害羞人口
這種生涯轉換的瓶頸,在技術導向的科技界又更明顯。

「我很害羞,我能領導嗎?」許多30歲上下,面對專業與管理兩條不同升遷管道的工程師,在抉擇時,都因此倍感猶豫與困擾。

其實,當初選擇專業職投入,而非與人廣泛接觸的業務或行銷,某種程度已經反映出個性的傾向。「就是喜歡機械、數字、工程;喜歡專注,」華邦電子人力資源處處長范祥雲觀察。

獨立作業的工作型態,當然更強化這種特質。凌陽科技技術資料室課長林建榮,先前當過5年工程師,他描述生活經常是:「兩、三天都在一個技術問題上打轉,跟著吃飯吃不好,睡覺睡不好,」自然沒有心力投注在其他事情上。

這樣幾年累積下來,一下子要扮演管理的角色,處理各種與人相關的問題,當然難免措手不及。

根據美國非正式的研究,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屬於「內斂型」人格。這些害羞的專業人士(shy professional),喜歡思考更甚於社交;善於獨力完成工作,更甚於與人建立關係。也因為在工作上表現優異,他們經常是老闆得力的助手,很容易進入行政體系。

然而,撇開升遷帶來的成就感,從專業走向管理,既要適應角色轉變,又要克服性格框架,確實是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難題。

1.從與人互動開始改變
首先要面對的壓力,從最簡單的跟人互動開始。

一家電子公司,剛升上法務室主任的女性主管就說,以前她進辦公室,總是筆直朝自己的座位走去,不喜歡東張西望。現在她不但會刻意環顧四週,還會跟每個同仁找話題寒喧,好拉近距離。

短短一段路,走得戰戰兢兢,她誠實地說,實在很不習慣。但她也不希望同事對她繼續停留在「獨來獨往」的印象。只是,「自己難免變得很敏感,更羨慕起別人能那麼輕鬆自在」。

而念茲在茲,隨時提醒自己改變習以為常的溝通模式,幾乎是免不了的日常功課。

凌陽科技技術資料室課長林建榮,今年2月才離開工程部門,改接內部技術文件管理。這不但是林建榮第一次當主管,而且一口氣就要帶領部門中4位女將。

即使大學在舊金山攻讀資訊科學,比起一般工程師,林建榮已經多出豐富的國外生活經驗,但對這個新職務,他還是絲毫不敢大意。

以往跟工程師談產品規格、開發,不管用的語言、定義,彼此都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