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吸血鬼日記 - PCZONE 討論區

返回   PCZONE 討論區 > ▲ -- 網 路 生 活 分 享 區 >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PCZONE 討論區





通知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網 路 上 臥 虎 藏 龍 , E-Mail 轉 寄 當 作 家 常 便 飯 , 請 分 享 你 看 到 的 [ 有 趣 、 奇 文 、 溫 馨 、 感 人 、 勵


散步去郊外
【推薦】吸血鬼日記
2003年8月21日
  馬克死了。我忠誠的僕人馬克,他為我服務了超過五十年,卻終於無法躲過人類必然的命運,死了。脆弱的,短暫的人類生命!哀悼他的亡魂。
  作為吸血鬼,我不得不為自己感到慶倖,我永遠不用面對死亡,確切的說,應該是我永遠不用面對自己的死亡。當我看著馬克那跟我一樣蒼白沒有血色的面孔,哦,那是一張蒼老的臉,我有點後悔,我應該將他變成我的同類,那樣他便不會死去,也不會老去,他能夠永遠為我服務。
  我撫摸著他皮膚鬆弛的頸部,如果我及時在那堨捶潃茯},當我帶著我的獵物回來的時候,便不會看見冰冷的躺在床上。老天,現在他跟我一樣冰冷沒有溫度。
  我的獵物!是的,我差點忘了我的獵物!
  一個活生生的女孩,此刻正坐在角落堙A用她充滿好奇的眼睛盯著我,火光映在她的臉上,那張面孔活力充沛。黑暗的房間中,她象牙一樣的皮膚,散發著柔和的光。
  她問我這是什麼地方。
  這讓我十分意外,她的聲音充滿了好奇,閃亮的眼睛探索著周圍,仿佛她此刻置身在空曠安靜的博物館,而不是散發著黴味的吸血鬼的巢穴。
  我不懷好意的朝她微笑,刻意露出尖銳的利齒,我用冰冷的手指觸摸她的皮膚,讓她感受我身上的寒意,然後,用華麗優雅的語調,告訴她,我的身份。
  她居然沒有害怕的發抖,居然沒有哭喊尖叫,居然只是好奇的打量我。一個人類,除了馬克之外的人類,居然不害怕我,一個吸血鬼。
  我要好好給她些教訓。
  
  2003年8月23日
  好了,現在我有了一個新的僕人。我打算叫她安雅,那是我最喜歡的名字,曾經屬於一位高貴的公爵小姐。而她卻堅持她的名字是向日葵。可笑的名字!一個吸血鬼的僕人怎麼能叫做向日葵?我會成為我們這個世界的笑話。當然,我不必理會,除了我,誰會在意她叫什麼名字?而我,她的主人,只會稱呼她為安雅。
  
  2003年8月24日
  她居然跟我談薪水!她說依據勞工法,我要付給她薪水,同時還要求每年一個星期的帶薪假期,還有病假,事假,婚假,產假……她以為她是在應聘嗎?非常好笑,真是太好笑了,我必須跟她好好談談,讓她明白,她是我的僕人,不是雇員,她必須無條件的忠誠,不能跟我講條件。
  我要求她好好向馬克學習,無條件忠誠的為我服務,而她說她受過專業的護士訓練,有衛生部頒發的資格證書,她比馬克有用,當我生病時可以照顧我。我想她一定搞錯了,一個吸血鬼是不需要護士的照顧的。
  我們必須好好談談。如果她再不表現出一點作為僕人的專業素養,那就還是讓她成為我的食物吧。我不喜歡一個會講條件的僕人。
  
  2003年8月25日
  好吧,我必須承認她是對的。我需要一個能在陽光下活動的人照顧我的生活。而她,是這麼年來唯一一個不看見我就發抖的人。而且她向我微笑,那笑容是給我的,那樣的笑容,連馬克也不曾給我,讓我想起了久違的陽光。陽光……
而且,我不是一個苛待下人的主人,我不介意付一點薪水,她提出的要求還能接受。可是,她必須要弄明白,我才是主人,她對我必須惟命是從。我想我需要向她反復強調,這女人漫不經心的態度,讓我覺得她不以為然。她最好儘快弄明白。

  2003年8月27日
  我想我嚇到她了。當我從她面前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她身後的時候,她驚得渾身震動,臉上幾乎沒了血色。很好,看來這個女人並不象她表現出來的那樣無所畏懼。
  我是個紳士,無意靠這些小把戲嚇唬人,但是有必要讓她明白什麼是吸血鬼。我們來去倏忽,守望黑暗,以鮮血為生,我們是黑暗的主人。
  她問我被吸了血的人會怎麼樣。這個女人,還不算太笨,終於想起問這個問題了。我微笑的看著告訴她答案,等著看她臉上血色盡失,尖叫著逃離我的身邊,可是她卻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看。
  我轉過身,強忍著不去問她看我幹什麼。可惡,她怎麼可以這樣看著一個異性,我很慶倖自己是個吸血鬼,沒有辦法臉紅。

  2003年8月28日
  我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從我的嘴邊把獵物奪走。我氣的快要發瘋了,即使是一個吸血鬼也不敢對我做這樣的事情,她怎麼敢?她只是一個人類,一個女人,我的僕人,她一定是瘋了。
  她最好有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會讓她好看。

  2003年8月29日
  什麼是愛滋病?
  她說那個人血液堨i能有愛滋病,這該死的愛滋病是什麼東西?她說我毫無顧忌,來者不拒,說她敢肯定我的血管就象一個超級大下水道,什麼樣的垃圾都有。
  她真的激怒了我,我掐住她的脖子,警告她,如果她再口無遮攔,我就會在她那美麗纖細的脖子上留上點記號。她看我的眼光如此奇特,不是恐懼,不,我不相信這女人知道什麼是恐懼,她看我的樣子,仿佛我是一條蟲子,而不是高貴優雅的吸血鬼。我討厭她這樣的目光,那堶惘乎帶著……憐憫。
  
  2003年8月30日
  她我的獵物帶走了。說是帶到醫院去驗血,她並且建議我在吸血前最好給給我的獵物都驗驗血,以確定那些血液是清潔的。給我的獵物驗血,天,不是她瘋了,就是我瘋了。
  她給我找來兩本關於血液疾病的書,而我則丟給她莫萊頓伯爵寫的《吸血鬼歷史與傳統》,我們都在苦讀,打了個平手,哈哈。
  
  2003年9月2日
  不出我的所料,我的獵物憑空消失了。我一點也不意外,太清楚她的鬼把戲了。我要讓她自己內疚,我告訴她除了鮮血,我不能吃別的食物,因為我的獵物跑了,我會被餓死。我成功的從她臉上看見了驚訝,雖然只是一瞬間。
  她告訴我所有的事情都有解決辦法,我微笑,拭目以待。

  2003年9月3日
  強烈的血腥的味道讓我血流加快,全身上下興奮不已。我看見她從廚房端出一杯暗紅色的液體,血。
  老天,那血的味道真糟糕。讓我想起來小時候喝的咳嗽水。如果這就是她的解決辦法,我會要求她改進一下服務。

  2003年9月4日
  我喝著她給我弄來的難喝的血,難以下嚥。而她卻在外面歡天喜地的吃著速食,究竟水才是主人?她為什麼不能像馬克那樣吃優雅的牛排,她喜歡速食,麥當勞,肯得基,我想這次輪到我來告訴她什麼是健康飲食了。
  
  2003年9月7日
  該死的她!她居然吃蒜蓉麵包!她居然吃蒜蓉麵包!她居然敢當著我的面打開錫箔紙,濃重的蒜味讓我在床上躺了三天。難道她不知道吸血鬼要遠離大蒜嗎?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這個愚蠢的女人,一旦我能下床,我就要親手掐死她。不,別指望我喝她的血,她那充滿大蒜味道的血!
  
  2003年9月8日
  我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這個女人跑來神秘兮兮的跟我說,明天將會是滿月。她還拉開窗簾,讓月光灑進來。算她不是太愚蠢,我真害怕她連太陽跟月亮也分不清。
  那些該死的血液究竟是從哪里弄來的?就是水溝堶惘揤囿漲憭]比那個味道好些。但據她說乾淨並且安全,絕對不會有愛滋病。我不知道作為一個吸血鬼,我是否應該擔憂愛滋病,這個世界令我越來越疑惑。或許我以前吸的血堣w經含有愛滋病毒了。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她,然後親眼看見她的臉色邊的跟我一樣蒼白,這讓我感覺很好,真的很好。
  
  2003年9月9日
  這個愚蠢的女人!傻瓜,白癡!
  我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麼白癡的人。
  願上帝原諒她的愚蠢!
  她居然期望滿月的月光能讓我的臉上長出毛來!她居然期待我會象狼一樣嚎叫!
  媽的!
  原諒我說粗話,作為一個優雅的吸血鬼,我已經有四百多年不曾如此大聲的咒駡過了,可是這個該死的傻瓜,她居然不明白吸血鬼跟狼人不是一回事。
  我是高貴優雅有著悠久傳承的吸血鬼。
  讓在野地媕z叫的狼人見鬼去吧!
  ……
  她哭了。
  該死,我才是那個該哭的人,她居然還有臉哭。
  …………
  好吧,好吧,作為一個優雅的紳士,我不應該坐視一個女人哭泣,真見鬼。
  
  2003年9月10日
  我們好好的長談了一次,彼此達成諒解。她承諾會尊重我作為吸血鬼的生活習慣和尊嚴,而我則承諾不再歧視女性。我有嗎?當然我不會跟她辯論,一個紳士是不會跟女人辯論的,那會讓我淪為長舌婦的同類。
  她承認把我跟狼人混為一談是對我的侮辱,作為補償,她將請我看電影;而我,必須陪她去電影院。
天知道我有多討厭看電影,(嗯,她讓我誠實,好吧,我承認,我從來沒看過電影。但我看過歌劇,會有很大的區別嗎?)
  
  2003年9月11日
  真是神奇,太神奇了!
  我看見了久違的陽光!天知道我有多想念陽光的感覺!
  電影是如此的不可思議,我面前巨大無比的白布上面,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影像。我看見陽光,海灘,藍天,白雲。我有多久沒看見這些了,久的我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這個世界的另外一面。可是畢竟沒有忘記。
  我們坐在黑暗堙A仰望著光明,光線在我們的臉上變幻,讓我深深著迷。
  我沒有忽略她望著我的笑意,一副計謀得逞的樣子。不過我喜歡,如果真的有計謀的話。
  我從來沒有如此興奮過。從電影院出來,我滔滔不絕,不斷復述著電影中的一切。而她告訴我,如果我高興,還有無數不同的電影等著我看。我答應她,下個星期再來,為什麼不呢?今夜,電影勾起了我對陽光的思念。
  
  2003年9月13日
  我決定原諒她一切愚蠢的行為,因為她帶給我如此美麗的夢幻。是的,昨天,我做夢了。四百年以來,第一次在睡眠中有了夢。我夢見了自己,在陽光下歡笑,我似乎能感受到陽光的溫度,我眼看著自己身上的皮膚變成健康的棕色,甚至太陽的觸角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紅色的印記。如果不是那杯猩紅的飲料,我大概會就此沉淪夢想,永遠不會蘇醒。
  夜晚是吸血鬼的故鄉。
  我目光熠熠坐在黑暗的角落,厚重的窗簾被拉開,城市堹t目的燈光湧進來,這樣的世界讓我越來越迷惑。如今的這個世界,跟當年真的不一樣了,人類也開始熱衷於黑暗的生活,很多人都想我一樣,白天在遮蔽光線的房間媞恅情A晚上四處出動尋覓。這真是一個吸血鬼的黃金時代。
  可是我卻不合時宜的開始夢想陽光,作為吸血鬼,這是一個危險的傾向。
  她在隔壁的房間媦蘁峞C她總是在夜晚睡覺,而在白天活動。她是一個真正的人類,沒有被黑夜污染的人類。真是奇怪,她這樣的人怎麼會願意成為吸血鬼的同伴?

  2003年9月15日
  收到了委員會從倫敦發來的信,一百年一度的考核將開始。這次他們派出了羅維德男爵來負責我的這一部分。三百年前我跟男爵打過交道,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對於獵物有著難以想像的高標準。他鄙視那些血統低下的同類。我突然有興趣知道他對愛滋病的看法。

  2003年9月17日
  明天又要去看電影了,我像個孩子一樣雀躍。
  她把我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除了那些難喝的血液,她終於承認那些血液是從醫院的血庫堶惕邡茠滿C不新鮮!明天是個好機會,看完電影后,我會弄個獵物來,我想念新鮮血液的味道。
  
  2003年9月18日
  我真的不敢相信!她居然真的又放走了我的獵物!她說我是一個吸血鬼,不應該像蚊子一樣趴在人的身上吸血。她說一個優雅的吸血鬼,應該充分尊重人權,在吸血前應該征得獵物的同意。這個瘋子,我嘲笑她妄想天開。
  她居然叫我吸血蟲!她說我就象蚊子一樣為所欲為,只能是一條吸血蟲。
  哈哈,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大笑還是應該憤怒,她是四百年來第一個叫我吸血蟲的人。老天保佑,也只有她敢如此。
  吸血蟲!
  我笑的眼淚都跌下來了。
  
  2003年10月3日
  又去看電影了。如今看電影成了我生活中一件重要的事情。有時候真覺得我這四百年是白活了。這世界上有那麼多的人,發生了那麼多的事件,還有那麼多神奇好玩的地方,我居然都忽略了。
  她問我,如果一個吸血鬼除了吸血之外,什麼都不做,要那麼長的生命有什麼意義?
  我啞口無言,心中充滿悲傷。
  
  2003年10月5日
  這個女人,她每隔幾天就會激怒我一次。
  這一次實在太過分了,她居然把我那些華貴精美的衣服全都燒了。她怎麼敢!
  她居然讓我穿那種粗鄙簡陋的短袖衫,還有硬的像鐵皮的牛仔褲,只因為看電影的時候別人對我的衣著比對電影更感興趣。這個愚蠢的潑婦。
  她又罵我是吸血蟲。
  她是歷史上第一個敢跟我對罵的人類。她難道不明白應該對我敬畏嗎?
  我開始強烈的想念馬克了。我那恭順忠實的僕人,我無法想像他會有一點違逆我的心。他的順從跟她的叛逆一樣多。可是該死的為什麼她讓我連發怒都覺得心情酣暢?
  
  2003年10月7日
  我永遠搞不清楚這個女人腦子堶悸熒Q法。
  她如今嫌棄我的面色太過蒼白。我是吸血鬼啊,難道我不應該面色蒼白嗎?她不知從哪里弄來一盞紫色的燈,說是什麼紫外線,具有陽光一樣的作用,能讓我的膚色看上去健康些。
  見鬼去吧。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青白的臉色,詭異不懷好意的笑容,銳利沒有疆域的眼睛,我是一個標準的吸血鬼。誰需要健康的膚色!
  她就站在我的身邊,她的臉上永恆的有著紅暈。她笑著抱怨,說總是跟我待在這個陰森森的房子堙A她的臉色也快變的跟我一樣了。
  會嗎?我看著她想。她永遠也不會知道當紅暈從臉上消失的時候,那意味著什麼。不,不止是失去生命,遠不止那樣。

  2003年10月10日
  紫光燈令我的皮膚刺痛,痛的發麻。四百年來,我沒有經歷過如此難以忍受的疼痛。
  我應該打碎那個愚蠢的燈,順便把她,連帶著她那些奇思怪想一起踢出我的房間。我是怎麼了?我應該毫不猶豫的這麼做。可是當我看見她因為我臉上起的紅疹歡呼雀躍的時候,卻終於什麼也沒做。
  她笑的模樣,讓我除了轉身離開,無計可施。

  2003年10月14日
  我的臉疼的令我無法入睡。她離家去採購。我在空曠的屋子堭r徊遊蕩,希望藉此減輕疼痛。這些天來無數次的有衝動要砸毀那臺燈。她說那些紅疹至少說明血液也會在我的皮膚下凝聚。
  我的血液?是的,我差點忘記了即使吸血鬼也是有血液的。她好奇的問,我的血液是否跟我的身體一樣冰冷,我不知道。沒有人會關心吸血鬼體內血液,人們只關心吸血鬼唇邊的血跡。
  陽光經過厚重的窗簾的過濾,微弱的宛如月色。我小心翼翼靠近光亮的邊緣,借著那光線打量鏡子中自己的臉色。紫外線的確起了作用,我把手放在臉側,臉部的膚色明顯要深些,她如果知道了,應該會高興吧。

  2003年10月19日
  這樣的折磨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今天她又換了新的花樣,這次是一盞紅色的燈,紅外線。她說我太久不曬太陽,皮膚奡生寄生蟲,紅外線能殺死那些寄生蟲。
  她怎麼敢?!
  我是吸血鬼,優雅高貴的吸血鬼,她怎麼敢說我身上有寄生蟲?
  她一定是個瘋子,但是我肯定,沒多久我就會被她折磨的比她還要瘋。
  
  2003年10月21日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才會陪她玩這些鬼把戲。那些劣質的血液,讓我覺得虛弱,而紅色的紫色的燈光令我的周身疼痛不已。我把夜晚的時間消耗在看電影和幻想陽光上,我的生活完全亂了套。可為什麼我如此的樂此不疲?
  必須要警醒,如果我猜得不錯,羅維德男爵就快來了。

  2003年10月25日
  最近她常常不在,留下我一個人,躲在窗簾後面。外面是朗日晴天,是一個我無法涉足的世界。而她,分明屬於那堙C我們原本就分屬兩個世界。
  我的身上開始褪皮。一定是那該死的紅外線鬧的。我的臉上,胳膊上,手背上,凡是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都開始出現極其淺淡的血色。這真是個可怕的現象,我必須停止這一切。我覺得虛弱,那些血漿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要。我感覺到有一種古怪的衝動,在身體的深處滋生。我坐臥不寧,只有電影中的陽光能讓我得到片刻的安慰。
  我在想,是不是我快死了?如果真是這樣,未嘗不好,我大概會是歷史上第一個自然死亡的吸血鬼。吸血鬼的歷史將由我來改寫。
  天,我又在胡思亂想了。那個小傻瓜的愚蠢一定傳染了我。可是這愚蠢的胡思亂想讓我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告訴自己,必須停止!這些瘋狂的舉動已經超出了可以容忍的限度。

  2003年10月27日
  第一次,我的注意力沒有放在螢幕上。
  只不過是偶然的回視,我突然發現她在笑。電影中愚蠢的情節讓她大笑。我卻覺得她的笑容比最美麗陽光還要誘人。我發現無法將視線從她臉上挪開。電影變幻的光線將她的臉龐燃亮,熄滅,再燃亮,再熄滅。
  電影中一個日出的鏡頭讓她的眼中盈滿渴望。然後,她發覺了我的注視。她緩緩偏過頭來看我,四目交投,她眼中渴望如故。
  
  2003年10月28日
  我無法入睡。
  幾百年來,我第一次無法安然入睡。一閉上眼,她就出現在眼前。她渴望的目光讓我的心顫抖不已。我還有心嗎?這真是一個讓人高興的發現。
  我走進她的房間,無法阻止自己去看她,看她那活力充沛的臉龐。
  她安靜的躺在床上,睜大眼睛看著我,對我的出現一點也不意外。
  她緩慢清晰的對我說:“我會一直陪著你,直到我年華老去。”
  她仿佛能讀懂我心中的恐懼。
  
  2003年11月1日
  明天是她的生日,我該送她什麼禮物好呢?
  她渴望的目光不停在我腦中浮現。我要給她一個不同尋常的生日。或者我應該帶她去看日出,我知道一處絕佳的地點,很合適,那埵酗@個山洞,可以讓我及時躲開。我知道這個想法瘋狂,沒有吸血鬼會希望看見日出,可是我不在乎。我知道她會喜歡,我要在太陽出現在海平面的時候吻她,希望那時我的唇會稍微感染太陽的溫度。
我已經開始想像她沐浴在陽光中的樣子了。這時我所能給她的最好的禮物,不是嗎?我開始渴望夜晚的來臨了。
  
  2003年11月3日
  一切發生的太快,令人來不及反應。老天保佑,讓她平安無事。
  她蜷縮在床上,被毯子覆蓋的身軀如此渺小無助。她不停的發抖,身體比冰山還冷,上帝,我希望我能幫她渡過難關,可是她鮮血的味道彌漫在這個房間中,令我激動得渾身顫抖。我必須用我全部的力量,才能與身體深處的噬血欲望對抗。從沒有什麼時候,我如此刻般希望自己有一個正常男人的體溫,可以用我的熱力,溫暖她的寒冷。可是我是該死的吸血鬼,我能做的,只是遠遠看著她,防備自己可能帶給她的傷害。
  還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做,我要找羅維德男爵,替她討回公道。
  是的,一切因羅維德男爵而起。
  昨天,羅維德男爵終於來了。
  當他出現在我的房間堛漁伬唌A我一點也不吃驚。雖說我還遠沒有準備好,可該來的,始終會來。唯一可以慶倖的是她不在,我不知道她去哪里,只要不在就好。上帝保佑,讓她在裸維德男爵離開前不要回來。
  “看看你的樣子。”男爵嘖嘖感歎,一邊憐憫的看著我,仿佛我是個無可救要的傻瓜:“看看你把自己給弄成什麼樣子了。短袖衫,牛仔褲,老天,你看上去就象個流浪漢。還有你的臉,上帝啊,你的臉上竟然有噁心的血色。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他靠近我,他呼出的氣息和我的一樣,是冰冷沒有生氣的。
  那個時刻,我居然在思考吸血鬼生命的意義。看著那張青白沒有人色的臉,看著他冷酷疏離的眼睛,和眼中無法掩蓋的孤寂與厭倦。我仿佛在看著一面鏡子,那就是我的樣子嗎?作為吸血鬼,除了吸食人血,不老不死之外,還有什麼別的意思嗎?漫長的生命讓我們無限疲憊,我們曾經如此的相像,一樣的冷酷無情,一樣的不快樂。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有一個女人,她對我說願意一直陪著我,直到她年華老去。
  我禁不住微笑,為了回報她這句話,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男爵打量我,充滿迷惑:“是什麼讓你改變?我的朋友,看看你卑微的笑容,看上去就象個人類。”
  他像是下定決心,彬彬有禮的站起來,“非常遺憾,我的朋友,我想你沒有通過考核。你還不具備進入委員會的資格。下一個世紀吧,讓我們看看你的情況是不是會好轉。”
  我竟然感到一陣輕鬆。誰要進那個該死的委員會,只要他如我所願立刻離開,就是對我最好的獎賞。
  如果她沒有在我們走向門口的時候突然回來,一切都會不同的。
  這個愚蠢的女人,不早不晚,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在男爵的眼前。雖然我很懷疑,她這一輩子有沒有幹過任何稱的上聰明的事情,但是沒有一件事情比在不恰當的時間出現在不恰當的場合更愚蠢的了。她不得不為此付出價。
  男爵的眼睛在看見她的那一刻因興奮而變得發亮。他來回看著我們,嘴角浮現嘲諷的笑意,“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他明白什麼了?我不明白,卻明顯感覺到她的不自在。
  她像一隻野貓,渾身的毛都沖男爵豎起,戒備而充滿敵意。
  男爵卻顯得興高采烈,我可以感覺到他興奮的喘息。他象欣賞藝術品一樣打量著她,贊不決口:“如此完美的獵物,幼嫩的皮膚,熱烈的風情,強有力的生命力,這樣的獵物是吸血鬼最好的食物。她可以溫暖我們冰冷的血脈,可以增強我們的法力。”他質問我:“你怎麼能讓這樣的完美的獵物被浪費?她天生就是為我們而生,你卻讓他活蹦亂跳的在你的周圍來去自如。你真是個吸血鬼的敗類。”
  怒火沖昏了我的頭腦,他竟然敢叫我敗類。
  我失去控制,發了狂一樣的向他發起攻擊,我要撕碎他,我要讓他下地獄,我要讓他為自己的出口不遜而後悔!我們互相噬咬廝打,吸血鬼強大的力量讓這屋堛漱@切都在瞬間變成碎片。
  我並沒有完全喪失理智,我將她護在身後,小心不傷害到她,更不能讓男爵占上風,一旦我喪失抵抗力,他會毫不猶豫的把尖利的牙齒插進她的血管。
  她始終冷靜自製,我知道她害怕,她渾身抖的像風中的葉子,卻緊要牙關,一聲不出。
  我漸漸體力不支。
  這些日子從不間斷的疼痛讓我虛弱,我明白,自己沒辦法支持太久。
  男爵也發現了這一點。他轉攻為守,意在消耗我的力量。
  我拉著她藏身在窗戶邊的陰影中,用力拉開窗簾。陽光如銀色的瀑布傾瀉進來,刺痛我的眼睛。我不得不緊緊靠在牆壁上,依靠光線死角的陰暗,保護自己和她。
  白熾的光線把房間分割成兩半,將我們與男爵隔開。我聽見他憤怒不甘的叫聲。
  我冷笑。
  陽光對他來說同樣是致命的,卻對她沒有影響。大不了就同歸於盡。
  然而我卻算漏一件事,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所能容身的陰影越來越小。我與她緊緊擁抱,緊貼在牆上,她用身體為我遮擋,卻無法阻止陽光掃在我的腳邊,我能感覺踝部的灼痛。太陽的熱力讓我逐漸喪失意識。
  男爵的笑聲穿過房間刺入我的耳膜,“你是不是跟人類相處的太久了,變得像他們一樣愚蠢了?陽光會把你像冰雪一樣融掉,等到天黑,她還是我的。哈哈哈……”
  我們都知道,他說的事實。我們只是在拖延時間。
  我越來越虛弱。我們無計可施。我抱歉的向她微笑,在她耳邊輕聲道:“對不起,原本要帶去你看日出的,沒想到會這樣。”
  她看著我,眸子逐漸瑩亮。我與她對視,陶醉在她的目光中,如果可能,我願意這一刻永存,即使我身上的疼痛在強烈一百倍,我也願意。
  她卻離開我的懷抱,投入陽光。
  她在陽光中舒展身體,仿如盛放的向日葵。她渾身上下都發著光,如同上帝的信使從天而降,我似乎看見光線在她身後變幻伸展,變成兩隻巨大的光的翅膀。那一瞬間,我仿佛聽見天籟之聲從雲端飄落。
  老天,我的眼睛一定被陽光傷到了,或者這就是生命將要結束前的幻象。
  我瑟縮在暗影中,仰望著光明和她。雖然我必須用手臂保護眼睛,皮膚在陽光下錐心的痛著,仍然不捨得移開目光。光明中她是那麼的美,她屬於那個我永遠無法企及的世界。我的心突然感到一陣刺痛,突然明白我們原來分屬兩個世界。
  她轉過身,俯視同樣目瞪口呆的男爵。
  我無法看見她的表情,卻能想像她臉上盛開的微笑。她說:“你想要我的血嗎?給你!”
  寒光閃爍,她割破手腕,一標鮮血帶著陽光的溫度濺到他的臉上。
  我聽見男爵錐心刺肺的哀號。然而我的眼前一片昏花,什麼也看不清楚。
  陽光就在這時來到了我的臉上。我一陣眩暈,喪失意識。
  …………
  我以為我死了,我以為我無盡的生命終於也走到了盡頭,可是鮮血腥甜的味道將我喚醒。
  陽光消失了,男爵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片狼籍的屋堨u有我們兩個人。她在我的身上塗抹著什麼,那像是世界上最有效的靈藥,我身上斑斑的太陽灼傷一經塗抹便在清涼的感覺中銷彌無蹤。
  血腥的味道讓我不安。
  我抬起手,撫摸她的臉。她的皮膚冰涼沒有溫度,她一定是嚇壞了。
  我微笑著,告訴她沒事了。我問她有沒有受傷,我問她男爵去了哪里?她只是搖頭不答。她看著我的眼神如此奇異,有著最熱烈的情感和最深沉的悲傷。我心中不安加劇。
  淚水從她的眼中流下,我為她試去,她的眼淚冷如冰。
  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但願這女人沒做什麼傻事。
  她握住我的手。她的手同樣的冰冷,甚至比我的更冷。我的心頭狂跳,即使暗淡的光線中,仍能看見她手上的血跡。
  我跳起來,深入骨髓的疼痛讓我直咧嘴,可是誰在乎!我要確定她完好無恙。這才發現我全身赤裸,還有,我身上塗滿了鮮血!這是怎麼回事?哪里來的那麼多鮮血?
  我的目光落在她滿是鮮血的雙手上,還有手腕的傷口,更多的血正不斷從那堛y泊湧出。我呆住,瞬間明白了,卻不敢相信。
  那治療我太陽灼傷的靈藥竟然是她的血?難怪她冷的像個冰人。
  我捧起她的手,湊到臉前。血的氣息濃重起來,一陣騷動在我血管深處跳躍,我渾身震動,明白是吸血鬼噬血的本性開始蘇醒。
  我的手將她拉近,理智卻努力掙紮,要把她推開。
  她清楚什麼事情要發生,眼中的悲哀更加深厚,不斷的掙紮:“你不能吸血,不要讓一切前功盡棄。”大量的失血讓她的抵抗軟弱無力。
  血液在我的血管堜b流,我的耳中轟鳴做響,我同自己作戰,咬著牙將她推離,我不能吸她的血,我不能親手毀了她。我勉強向她微笑,卻驚覺尖利的雙齒閃著貪婪的寒光,急忙閉上嘴。
  我開始如野獸般嚎叫,逃命般離開她的身邊。

  2003年11月4日
  她依然冰冷沒有生氣。除了淺淺的呼吸,才有那麼一點生命的跡象,才給我那麼一點希望。
  這是我有生之年最難熬的一夜。騷動的欲望,刺骨的疼痛,令我顫慄不止;她痛苦的呻吟,虛弱的呼吸有讓我的心痛的幾乎裂開。鼻端繚繞不去的血腥讓我幾乎發瘋。但是感謝天,我熬過來了。
  當那燒心的渴望漸漸淡去的時候,我以為我一定是痛苦的麻木了,然而很快我就發現,是真的,那一切都結束了。
  在微弱的光線中,我打量她。她那麼的小,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她讓我著迷。
  那一日情形不斷重現,她是誰?為什麼她的血能傷害男爵,同時卻能治癒我的灼傷。
  老天,她流了那麼多血,卻帶來那麼多奇跡。

2003年11月5日
  她的情況還是那麼糟。我唯一能夠慶倖的,就是她還活著。
我在一本古老的書上看到,太陽能帶給吸血鬼致命的灼傷,只有一樣東西,能夠治療這樣的灼傷:天使的血淚。
  震驚!
  難道她是……?
  只有天使的血能令吸血鬼退卻,然而同樣的血,混合了天使眼淚的卻是治療的靈藥,這真是諷刺。哪一個天使會為一個吸血鬼流血流淚?
  ……除了這個笨天使。

  2003年11月6日
  上帝啊,如果她真的天使,就讓她快些好起來吧。她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她的渾身上下一片冰冷,只有心口還有一絲餘熱。
  如果一個天使能治療吸血鬼,那麼吸血鬼就一定也能讓天使醒來,一定有辦法的。
一定有辦法。

  2003年11月11日
  她還昏迷。她還活著……

  2003年11月13日
  我找到了!我找到讓她蘇醒的辦法了。
  無論如何,我要試一下,哪怕付出任何代價。

  2003年11月17日
  天使是太陽的子民。他們的生命力來自陽光,只有初升的太陽能夠挽救垂危的天使。當東方第一縷陽光照射在他們的身上時,他們便會蘇醒。但是,這之前,他們的身體不能接觸大地,否則他們將會永墮黑暗寒冷的冥界。
  我帶著她,飛越整個國家的上空,耳邊的風呼嘯,她一如既往的沉睡。風撩起她的頭髮,拂在我的臉上,令我酥麻不已。
  我帶她來到海邊的懸崖之巔。用鬥蓬將她裹好,抱在懷堙A我們面東而坐。我的心情平靜,目光在她的身上流連,我是如此不捨得她,卻不得不離開。我們是如此的不同,她屬於光明,我卻只能躲藏在黑暗中,同樣是初升的陽光,能讓她痊癒,卻會讓我毀滅。
  但是我寧願選擇光明。至少有那麼一刻,我會跟她一同,置身在陽光下。這時我渴望已久的。不用太久,只要一瞬間就好,我都心滿意足。
  天色漸漸發白,東邊海天相交的地方,一絲光明從深處伸展而出,撕碎了黑夜的外衣。
  我坐直身體,用我的臉緊緊貼住她的,我們的體溫一樣的冰冷,但這很快就會結束,很快,當太陽升起。
  金色的晨曦映透整個世界,也落在她的眼皮上。
  我看見她的睫毛扇動。她緩緩的睜開眼,有些遲鈍,但清晰的弄明白了環境,突然的一震,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她坐直身體,震驚的看著我。這讓我心滿意足,認識她這麼久,她第一次如此吃驚不知所措,我大笑,這一次我贏了。
  隱約著,似乎一點殷紅氤氳著從海底向上掙紮,我知道時間到了。
  “雖然遲了,但總好過沒有。”我說:“生日快樂。”
  我深深的吻上她的唇。
  太陽的熱氣漸漸逼過來,我不捨得放開她,就讓陽光來燃燒我吧,只要讓這一刻長一點。
  紅日從海媦Q薄而出,光芒瞬間四射,熱力呼嘯而至,如一團火焰將我吞噬。

  2003年12月1日
  我的運氣真的很不錯。
  如果真的有奇跡的話,我一定是遇上了。
  我居然沒有死,沒有在陽光下被燒成一個大火球。因為我不再是一個吸血鬼了。
  至少她是這麼告訴我的。因為紫外光和紅外光的照射逐漸讓我的適應陽光的激烈,因為她和淚的血塗抹遍了我的全身,更因為我戰勝了自己,克制了噬血的欲望。她說那一夜,我得到了上帝的祝福。
  我問她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選擇我。
  她看著說因為我從沒有放棄對光明的渴望。
  我們相視而笑,陽光從頭頂撒下,溫暖著我們的臉龐。我緊緊擁抱她,感覺眼眶濕潤,溫熱的液體滑下,讓我微微驚異,我想,我還需要時間,卻熟悉這個不再寒冷的世界。



回覆
中山魚

感覺男生無比的賺到~女生只為嘞因為他從沒有放棄對光明的渴望而已? @ @
賺 到 囉 . . .
回覆

感動>"<...好感動喔
真愛真的會讓一個人變好~會讓一個人想進步。



回覆
主題工具







 XML   RSS 2.0   RSS 
本站使用 vBulletin 合法版權程式
站務信箱 : www@pczone.com.tw

本論壇所有文章僅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站之立場,討論區以「即時留言」方式運作,故無法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您發現文章可能有異議,請 email :www@pczone.com.tw 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