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鬼故事(作者:基隆港警) - 第2頁 - PCZONE 討論區

返回   PCZONE 討論區 > ▲ -- 網 路 生 活 分 享 區 >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PCZONE 討論區



通知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網 路 上 臥 虎 藏 龍 , E-Mail 轉 寄 當 作 家 常 便 飯 , 請 分 享 你 看 到 的 [ 有 趣 、 奇 文 、 溫 馨 、 感 人 、 勵

最愛薰
杭州飯店
這篇鬼故事含有感情的成份在,屬於令人感動又恐怖的喔!我還有被這個故事感動呢!!不過它不是愛情故事啦

9•杭州飯店1/5

注 意 !!

以下本段文章具有一定程度的噁心性及兒童不宜,
如果是深夜獨自一人和未成年之網友,建議你跳過本頁!

--------------------------------------------------

一大堆人在這間小小的房間內走來走去 ,十來個吧!,從早上一直等到現在,
檢察官還不來,沈重的氣氛攏罩著整個房間........

每一個人都緊閉著嘴,非到必要,也只是,:" 照相機給我!"," 你看一下抽屜"
這是一個典形的賓館套房,正中央有一張床,一具女屍直直的躺在中間,依我的經驗,
這至少死亡有一個星期以上了,屍體手的部分己經出現屍斑,黑黑一片一片的....

這個月以來,第三件兇殺案了....同一個房間.....

屍體的脖子有一圈明顥的勒痕,黑色的,死者的眼睛仍睜的極大,舌頭也微微
向外吐,雙手呈大字型的張開,雖然沒有去動,但是我能感覺的到,一定十分的彊硬..

終於,檢察官和法醫來了!

" 現場都測量好了嗎﹖",檢察官一邊戴上手套,一邊問...
" 報告檢座,全都作好了,您要不要看一下﹖",專案小組指揮官,警局刑警隊
隊長,中央警官學校專修班第x二期....

" 不用了!江法醫,那我們就開始吧!",檢察官口罩也戴好了,......

檢察官拿起一把剪刀,先將死者的衣服和長褲剪開,露出黑色的胸罩和內褲
.....會長拿起相機拍了幾張....幾個同事協助將屍體翻過來,會長接著又照了幾張
相片.......

這個女的約在四十歲上下,著這種內衣,並不是一般的內衣,是那種十分不雅
觀的那一型,這女子若不是歡場中的,便即非良家婦女,尤其又是在這種地方...

死者的背部一片黑色的屍斑,好不可怕,在翻身的時侯,兩支手還是彊硬的不
聽擺佈,脖子上的勒痕己經滲出血水來,法醫拿起尺量了一下,就要我同事再將女的翻
向正面,我拿著記錄紙不斷的記著特徵.........

檢察官再將死者的內衣全部剪開,我急忙示意一個新來的菜鳥去把所有的衣
物收裝在紙袋內.......照相...翻身.....照相...翻身......

法醫拿出一個夾子,夾著綿花,示意他們將死者的雙腳打開,法醫直接就將夾
子插入死者的陰道,採集下體的分泌物,轉了幾圈,抽出來放到培養皿裡面....
(這一部分尚不只如此,但顧及女性網友,點到為止)
雖然是看不下去了...但是也不能不看,還要記錄.......

法醫對檢察官點點頭.....檢察官也向隊長點點頭.......

" 那可以作血跡試驗了﹖",隊長問檢察官.....檢察官還是點點頭....

隊長要門口的人關上門,然後關上電燈.....拿起試劑...用噴露器在四周圍
噴灑......這種試劑...碰到血跡在黑暗中會呈現瑩光色反應......

雖然是勒死的,但仍要作血跡試驗....由此可見上級對這個案有多重視了!

黑暗中.....我真不敢想像..." 她" 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在看我們......

----------------------------------------

" 小發...完了啦....這一次我真的完了.......",會長一進門就哭喪著臉..
" 幹嘛啦...拿人家 開銷 被抓到了..是不是..﹖",我漫不經心的問..
" 小發!我們是不是好朋友﹖",會長扯著我問...
" 少來這套!說重點...",這幾天被那個案子搞的頭昏眼花...還來煩我﹖在電
腦前查著死者生前所有朋友,親人的資料...己經很火大了...每一個都是前科累累..
..什麼樣的人..交什麼樣的朋友...果然不錯!

" 你記得阿美﹖",會長單刀直入...
" 阿美﹖誰啊..﹖",我抬起了頭,一臉無辜.....
" 就是.....xx....酒店那個啊.....",會長小聲的在我耳邊說....

" 啊....你把人家怎麼樣了﹖",我嚇的掉下手上的東西..不管是不是金錢交
易 , 人家要是要咬你一口,那可真的沒皮條...少說也大過一次...

" 我沒有把她怎樣啦....", 會長吞吞吐吐的說..... 看會長言詞閃爍...
一定還有內情! 每次都這樣.......說不定還是姦情!

不過,我在忙,管不了這許多了...這個阿美聽說是W 大的學生,十九歲....
那一天我也沒跟她說什麼啊﹖只是問她幹嘛要到酒店上班...她也只是笑笑...

想到這裡,我搖搖頭...還是辦正事吧!管那麼多﹖

杭州飯店,位於國內某首都的杭州街上(暗示的夠明顯了吧﹖),算是第十八流
的飯店,破破的,要從二樓上去,...接連幾次兇殺案都是在這裡發生的,特別是三一一
室,一個月之內發生了二起,令的上級長官特別重視而成立了專案小組.....

一進去,我和會長表明身份,:" 叫你們頭家出來...還有!誰也不許離開..."
我坐了下來點起一根菸.......

" 老大仔,....有什麼事情...你打個電話過來吩咐就好了嘛...還煩煩您跑
一趙...啊..是什麼事情啊..﹖",這個老闆叫" 不良仔",是萬華一帶有名的角頭。

" 不良仔,你這裡今天來了幾個小姐﹖全部給我叫出來!",雖然說是小姐,不
過平均年齡都在三十五歲以上.......

我也是沒辦法才出此下策!一個一個問,總會問出一點東西出來,兇手的長相
早就叫專家畫出來了,不過,這個專家一定是吃狗屁長大的!他畫的相..我怎麼看就
是像小叮噹裡面的技安....叫我們去哪找一個技安﹖

結果和我想的一樣...統統都不知道...怕惹事吧......

臨走前我還是交待了一句,:" 如果妳們有什麼要跟我說的,打電話到三組找
我,還有,不良仔你小心一點...違法的事不要作,知道不知道﹖",說完我頗有深意的
看了他那些小姐一眼.......

" 啊...我知道了啦..謝謝...謝謝.....",不良仔連聲道謝.....

不用奇怪,這說穿了沒什麼!好聽一點是宣導防制犯罪,難聽就是" 通風報信"
我這樣說了,他還不明白是他自己"白目",我總不能說:" 啊..明天分局要派人來臨檢
......."

其實也不是什麼臨檢...應該說是" 沒有搜索票的搜索.."

2/5

第二天,專案小組會同分局對這間旅館作擴大臨檢,我和K仔,到那間我們不知
道看了多詳細的房間,希望能再找出一點線索,可惜的是...全無所獲!

正當我在想事情的時侯,K 仔在廁所突然叫:" 他媽的!這間鳥廁所會漏水!"
我沒理會他,我只是在想,奇怪....為什麼會連續發生這種命案呢﹖在同一個地方...
我想到...會不會又是什麼怨靈作祟,可是..我雖然沒有什麼感應,不過...全沒什麼
異常.........這個房間也很正常啊....不會令人感到有特別的..不對勁...

平常來說,發生命案的現場都會特別的不尋常,有一種令人全身不對勁的氣氛
,但是..這裡怎麼都沒有﹖燈光明亮,不會令人不自在......

我一回頭,看到K 仔拿著槍正指著我,我不耐煩的揮揮手,:" 槍不要這樣玩啦
,被組長看到了準被罵....."

就正常來說....要殺人也不用找地點啊,而且根據研判,這幾起刑案都是臨時
起意殺人的,用的都現場的東西,電線,毛巾..等等,這其中一定有一個原因.....

我一邊想,一邊走下樓......." 報告組長,本次臨檢,查無不法行為,警方態
度良好 , 現場並無財物損失.....",這是台詞,為的是怕店方反咬我們一口....

作完了檢查記錄表,我突然想到,:" 啊..我手機放在樓上,喂,妳去幫我拿一
下...",我隨便指一個女的,叫她去幫我拿,......

沒想到我隨便一句話竟讓那個女的尖叫起來......

這給我了一點靈感,若不是這個女的有問題,就是那一間房間有問題!
" 妳幹什麼﹖又不是叫你去死﹖",我決定往這個女的身上著手,另一個 "內講",說:"
我去幫你拿啦....."

由於我一直往人為原因的方向著手,這讓以後事情的發展有了極大的不同...

回去之後,那個女的,幾乎三天兩頭就被我叫來派出所一次...起先還不說,後
來終於在我的要脅下,才說出,:" 那間房..有鬼......."

我一聽完她說的話...唉...又是白搭了.....原來是迷信......

" 好啦...好了好了...妳走吧...我不會再叫妳來了.....算是我誤會妳了",
我擺著手要她走,搞了半天....又是鬼﹖世界上那有這麼多的鬼﹖

有些人真的很奇怪,剛開始我問她,她死也不肯說,非要我嚇她,現在我不想聽
了,她反而非要說不可...﹖

" 不行!我一定要說完,從我到店裡開始,每次姐妹一到311 作客人,就會發生
奇怪的事!像上次我......"

" 不要說了!我不想聽這些...妳走吧!",我轉頭走開,並且揮手示意她快走,

" 我一定要說!你不要走...上次我作一個熟客人,他人很好,可是有一次房間
不夠,我就帶他去那個311 房,他像是抓狂一樣,差一點掐死我....還有上次小莉,她
也是一樣...喂,你聽我說完啊﹖....喂..﹖...你不要走啊....."

我根本沒聽到她後來的話,留她一個人在辦公室,逕自走出去....她想想沒趣
,也就走了出去......臨走前還說了一句.." 你這個人真奇怪,人家一不說,你就一定
要人家說,現在我要跟你講了,你又不要聽....莫明其妙..!"

只留下我楞在當場...莫明其妙﹖....我﹖

我呼出一口菸,想著這些天來,也不知道問了多少人,她前夫,她前前夫,她客
兄,她老闆....連她的同事也叫來問了好幾個....門口的車輛來來往往......
看到一個警察站在門口抽菸,想必會覺得警察真閒吧........另外一個小組不知道辦
的怎樣了.....如果比我們超前..那可是很難看的......

" 她是你太太﹖",.........
" 不是....當我媽還差不多......",我也沒轉頭,直覺的應出這句話....

耶﹖她是誰啊﹖ 我轉頭看這個問我話的年輕女孩......

她正盯著我,我也盯著她.....有點眼熟.....﹖﹖
" 不記得我啦...",這女孩笑著問我,嗯...她笑起來很漂亮....

我用狐疑的眼光看著她....她......是誰啊﹖
" 高中同學﹖",我試探的問...

" 呵......才不是...你真的忘啦...你說要和我作朋友啊..在....XX佳人啊
",她笑的更燦爛了......

我急忙辯解:" 我那有﹖什麼時侯.....",反正,先否認再說,我想起來了,這
就是阿美,他媽的!黃X 豐,出賣我﹖

就在這個時侯,分局長回來了...看到我們在門口...拍拍的我的肩膀...
" 辛苦了....這是你女朋友嗎﹖很漂亮啊...請人家到裡面坐啊...."

他每次不管是誰,都是一句,:" 啊..辛苦了..這是你太太嗎..很漂亮啊..幾
個小孩了﹖.......",我早就結婚了....說這什麼話嘛.....也不問清楚....

兩個人在門口,實在不好看,要是給我老婆知道了.....我真不敢想像....
我一進辦公室就去把會長給糾出來,說:" 現在,你們自己說清楚,不關我的事,會長
,你把人家怎麼樣了﹖還讓人家找到這裡來...."

" 我沒把她怎樣啊,你問她",會長搖著手,
" 那很好!阿美小姐,反正大家都沒怎樣,那妳要什麼﹖直接說吧!",反正沒我
的事,我總算放心了,這種事,玩玩可以,不過我是結婚的人了,如果被上面知道,保証
會記一大過,並且調職,許多警員就是這樣弄出問題的.......

風紀問題,一向是警察的痛.......

" 你說要和我作朋友啊...",阿美指著我說....
" 我﹖我為什麼要和你作朋友,現在我不想了!我和你又沒有瓜葛...",如果
說,只是偶一為之的話,像阿美這樣的女孩我十分樂意.......可是現在人家把我們的
底細摸的一清二楚,這種事我不作!

" 豐哥雖然沒有把我怎麼樣......可是他有把我的同學怎樣了啊.....",
我怒視了會長一眼,老是這樣,:" 好!那不關我的事,你們自己解決!",話一說完我轉
頭就走.....不要理她就好了....

3/5

案子都忙不完了..還有心情來搞這些﹖我不是不幫會長,只是這真的沒什麼,
讓他吃點苦頭也好.....

坐上車,也不知道下一步要作什麼,...先找人聊聊...整理一下自己心靈的
桌面吧.....

我才剛發動車子,一個人影很快的跳進我車子裡面,關上門且很自動的扣上安
全帶....
" 喂!妳幹什麼﹖下去.....",又是這個阿美小姐,
" 不要 !,我要和你一起去辦案....",阿美緊抓著安全帶....
" 妳不要這樣子.....我結婚了,不要來煩我,去找別人吧!",我總不能在車上
和她拉拉扯扯的,這多難看﹖....

" 發先生,你只要讓我跟你一個星期,我想知道警察辦案的過程,我一定會乖
乖的準時走的...一個星期就好,......拜託啦....",其實...有一個漂亮女孩跟在身
邊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很怕她和我糾纏不清......

我和我太太一個月難得見幾次面,她在南部休息,我們的感情很好,雖然我在
外面還是有到處亂來,不過,我倒並沒有固定的對象,都是以不出事為原則.....
也許,我和我的老婆都不喜過天天是兩個人的日子吧......

我帶著阿美到了一個朋友處,他是開茶行的,店裡常常有許多人在一起閒聊,
我如果有空,都會到這裡喝杯茶,一進門,老闆就起來迎接我們,他是一個十分好客的
人,所以,地方上各個層面都很熟,許多事情我不方便出面,都是他為我解決的....

" 來來...喝茶...這位是...﹖",老闆用眼神訊問我....
" 朋友,姓張....",我一坐下就向他們說我現在遇到的案子,問問他們有什麼
不同的看法......

有些人我見過,有些則沒有,大家紛紛七嘴八舌的說出許多我沒想過的看法,
這些意見如果將之整理一下,相信可以作出一篇不比赤川次郎差的偵探小說....
但是,說的容易....要作,那裡這麼簡單﹖有些人的想法更是天馬行空,不可
思議,還有人說出可能是有計畫的殺人事件,因知道了某項不該知道的密秘...

我只是笑笑.....

有一個人一直沒有出聲,這時突然說,:" 陳仔...你有沒想過可能是地理的關
係﹖有些地方...不太乾淨..這你懂吧!"

我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二分局的人聽說曾找過"能人" 去看過,並沒有什
麼異狀啊.....我想了一下說,:" 是想過,可是...現場也沒有什麼不對啊﹖"

" 有人去看過﹖",他問的很直接,所以我也直接說:" 嗯...那一間房沒有問
題.....",如果是真因為這種原因,那要破案可難如登天了,每一個都是獨立的事件..

" 有一種靈...會附著在人體上,不是活人,是附在死人屍體上,屍體到那靈也
到哪,一般的修行之人是沒有辦法見到的......這是一種邪靈,非平常所能看到的,
它存在的目的並不是要害人,但是它在的地方卻一定要見血光!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不是說那間房間有邪靈,我只是想說,看不到,並不表示一定沒有!"

有人問,:" 那即然看不到,怎麼能知道有這一種靈﹖平常的鬼還有些人可以
看到,像你說的,看不到,又怎麼能說有﹖如墓地那麼多死人,那是不是可以說,每個都
有邪靈﹖要是一去墓地不就一定得死在那裡﹖誰還敢去掃墓啊...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來,這個人大聲的說,:" 是你們不懂!這個死屍一定要是慘死的
,而且還有沒有人知道才行,要是有人看到屍體,那這個邪靈也就待不下去了 !"

" 而且,最重要的!如果有人想去找到那個死屍,唯一的下場就是死!",這個人用
十分認真的語氣," 還有,在那個死屍死後的第四十九天,一定會有人在那裡自殺!"

又有人問,:" 好!像你說的那樣,有誰遇到過﹖遇到的人都死光了,還有誰能說
出來﹖難不成是被邪靈宮害死的人跑來託夢告訴你,.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陣
轟笑,這令得他十分的難堪,他起身走了出去....不理會後面的嘲笑聲.....

阿美好像沒聽過這種事一樣,張大了口...說不出一句話.....

快中午了,我打電話回派出所,想問會長有沒有什麼進展,會長的回答是:"一切
都在hold 之中.....",這就表示,什麼也沒有.....他的口頭語....

我和阿美吃過了飯,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去那,唉......我開著車漫無目的的到
處亂走....一路上,阿美一直問有關邪靈的事,我怎麼知道 ﹖

看看地方....啊...快到萬華了...好,: "我帶你去看一個人,說不定他對這個
很了解......",我直接去找一個..算是朋友吧,以前在這裡管區的一個老人,也不知道
還在不在....

如果不是住在這裡的人,絕沒辦法對萬華有深切的感受,這裡像一個交界於現
代與過去的地方....這裡沒有一流的酒家,到處都是酒醉的人,一入夜,滿滿的人潮,
好不熱鬧....但是,你可曾在凌晨四點來這裡看過﹖

荒涼的街道,在微弱的燈光下,清道夫在路上打掃著,偶而會有一群不良少年持
刀在滿街追殺,睡在地上用報紙蓋在身上的老人,給人一種淒涼的感覺.....

一到白天,又是車來車往,人再度多了起來,......週而復始...

這才是真實的萬華!

到了x昌街,一下我就看到那個老頭,只是擺個攤子,當作是算命的吧!
他以前幫過我不少忙,幹我們這行的,被沖剎到是常有的事,每次我一有不順意的事,我
就會來找他,據說這個老頭,他父親是本地茅山總壇的壇主,只不過經過這麼久,人事早
己全非了,再強,也不過是在街頭混口飯吃罷了...

" 啊...陳先生,..好久不見...你最近看來不太順心啊....",我調走也有一段
時間了,他還記得我......

" 對啊...有件案子一直找不到頭緒....煩都煩死了...",我拉張椅子坐下,阿
美就站在我旁邊....
" 這位小姐.......看來氣色不錯啊...想必是陳先生你的女朋友..",他也拉
張椅子給阿美坐...
" 對了...你有沒有聽過邪靈這種東西啊﹖",我問,:"聽說沒有辦法看到是不
是...."

老頭自顧自的點了一根菸.....慢慢的向我們說.....

嗯...我明白你說的意思....那東西也不能叫邪靈...不能稱作靈才對!
一般的靈是指人或畜牲過往後怨氣不化所成的,而你說的這一種...其實真的不多...
要形成也不易,這要怎麼說呢﹖它是自古以來就存在的一種東西,不錯!它本身並不害
人,可是碰到它的人,不是真的要摸到,而是被它所感應到和它有牽連的人,都得死!

4/5

而且,它並不能單獨的存在,一定要附著在某個特定的東西上,好比說神像,
木頭,碗,或其它的東西,你要是拜了它,或摸了他,還是對它說話,這樣,就會遭到不幸,
而這些東西都還好應付,最怕的是給它附在屍體上,這就不得了了!凡是一知道它存在
的人,一動念頭它就知道了!它會千方百計的將你弄死,最後在屍體的七七,才會離開到
另一個東西去,只有在這個時侯才能感覺的到它的存在,它在換位的時侯是最弱的時侯

通常,在它要換位時,它會讓最靠近它的人自殺,以讓它有轉身的介體,

記得四十年前,在板橋有一林姓的大戶,就是不慎去碰到這個東西,不到二個月
整個家死的不剩半個,連去到他家的友人也不能倖免......那次還是我和我父親去處
理的....要不然怎麼辦﹖沒有人敢去......

我對這個老頭的話倒是深信不疑,會長的伯父也對我們說過類似的事......
他說他一門遠房親戚,家境很好,後來買了一間樓房,請人裝潢花了快一百萬,本來還
沒搬過去的時侯,家人都十分健康..搬過去沒一個月,先是小兒子出車禍死亡,再來竟
然是大兒子的女朋友在家裡自殺,才第二天,大兒子就和唯一的一個女兒離奇的陳屍
在客廳,這個男主人馬上就搬走了,結果女主人忘了拿東西,隔天回去拿,男主人在門
口等,等到的是他太太的死訊......吊死在他們二樓的房間......

後來,會長的伯父受託去查看.....看了半天看不出所以然來...一切都作的
很完美,地理,床位,門向,神位,完全都沒問題...結果,只好去大陸請高人來看...
才發現.....客廳的樓中樓上面有一個法國進口的人頭雕像.....被邪靈附身....


離開了這個老頭之後,我又到幾個關係人的家裡去找人,問這個,問那個,
總算對這個死者有了初步的概念,也明白這些人也都沒有要殺她的理由,正如她一個
朋友說的,:" 你看她,說錢,沒有錢,說長相...也難看的要命...人家說什麼,她就什
麼,一點個性都沒有,誰會去找她﹖"

華燈初上,不知不覺的也快要十點了,我回頭一看,阿美己經疲倦的睡著了,她
睡覺的樣子也很好看,畢竟是女孩子...跟我跑了一天...我都快累壞了,她怎
麼可能不累﹖

如果不是有牽掛,可能我也會喜歡上她.....只是....

這樣才叫人生吧!我回到所裡,問清楚了明天的工作,填完一些公文,並且向組
長報告今天的工作結果......才收拾東西,準備要回家.....
" 喂....起來了...妳住那裡啊...要不要我送妳回去啊﹖",我輕輕的搖醒她
,總不能帶她回家吧!雖然老婆不在,......

" 好啊....你送我回去....",阿美給了我一個甜甜的笑容..." 我住屏東...
我們現在就走嗎﹖"我聽了差一點沒跌倒...屏東﹖我們現在台北耶﹖開我玩笑﹖

" 別鬧了...快說..妳要去那裡﹖",趕快打發她走...." 還是要回你上班的
地方..公司﹖"....
" 你說酒店啊﹖我早辭掉了...現在沒有地方睡覺.....你不會要把我丟在街
頭吧...",阿美用很悄皮的口氣對我說...實在是受不了她......

這一夜,我帶她到一間賓館,很違背自己的,把她一個人留在那裡.....

晚上我在家裡睡覺,凌晨三點多,電話聲將我吵醒.....
"學長,組長要你立刻回到所裡來,那間飯店又出事了!",我聽了之後嚇了一跳,"好...
我知道了.....",我立刻穿上衣服起身到所裡去.........

我住的近,我是很快就到了,會長和K 仔,睡在所裡,組長帶著我們三個人直接
就到飯店去......
現場己經有管區的警員在了,打個招呼,直接就到那間311......

二個人倒在浴室,二個人的頭都還泡在水裡,應該是溺死的...不過..浴缸也
能淹死人..﹖...有他殺的嫌疑!

地上有一灘暗紅色的水漬,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可惡,簡直和日本的推理小說
一樣了,同一個地方,不斷的發生命案,可惜我不是夕子,也沒有養一隻三色貓,當然沒
法子破案......

我抬頭向上面一看,浴室的天花板滴下來的....暗紅色的水漬...看起來有點
像死掉動物的血....帶點黑色...有著奇怪的味道.........

"把這東西弄回去化驗!",組長指著地上這灘莫名的東西..

等我再度躺在家裡己經是翌日的晚上了,我幾乎是一看到床就己經陷入深沈
的睡眠之中,我連是怎麼上床的都沒有記憶....這使得我在半夜才發現懷中還有另一
個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侯溜進來的.....枕在我的手臂上...好不大方..!

我輕輕的將她推開....獨自到客廳倒了一杯酒...這件案子,確實給我很大的
壓力,要限期破案的東西,我到現在連誰有動機都不曉得,......恐怕又是等處分了..
並非我自大,在年輕一輩中,我和會長的破案率算是很高的,所以每次專案小
組成立,大部分都會指定我和會長,可是這一次....我起身再將酒杯倒滿..突然一個
東西從我上衣口袋掉出來....一張折疊過的紙...奇怪,誰能將這個東西放在我身上
而我卻不知道﹖打開一看.......

" 陳先生,今日與你同來的人,將有血光之災,無可避免,當於當面無可告之,
也請你多加保重,你目前著手的事有極大的危險,希你能停手,
切勿逞強自誤! "

我看了之後心裡覺的奇怪...應該是萬華的那個老頭,他倒是有過人之能,
不過....說阿美會危險﹖他看的相一向都很準,........

不過,這老頭倒是了解我,一件事既然作了,要我罷手可沒那容易,這個阿美..
....雖然很可愛,卻是不太願意去動她,應該只是個愛玩的女孩吧....我心裡決定明
天就把她趕回去,老是跟著我也不行啊......

" 一個人躲在這裡喝酒...真可惡!今天還放我鴿子....,害我在這裡等了一
天!喂...發先生,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阿美只著睡衣出來,看起來很性感..

" 不要叫我發先生!誰讓你進來的﹖你為什麼有鑰匙﹖",我一直板著臉,我一
揮揮手," 你也不必說,是不是黃X 豐﹖哼..明天你就回學校或是回家,你不是W 大的
嗎﹖那還不上課﹖整天鬼混﹖不要再去酒店上班了...",我一次一股腦的說完,無非
是想要她走,而且...雖然許多學生都在酒店當公關小姐,雖然我也是常去,雖然.....

這是社會,學校,家庭,的問題........唉...我自己也是問題中的一環...
我那有資格說人家﹖我自己不禁也沈默了...............

" 我陪你喝酒好嗎﹖",阿美拿了一個杯子,並不和我爭論....
" 不行!小孩..學生不可以喝...酒....",最後的那個酒字我說的很小聲....

5/5

阿美只是輕聲的笑著看我一眼...喝了一小口.....好像是在說:" 是嗎﹖
那你還常去酒店喝﹖你可以要別人陪你喝,卻不讓別人喝﹖"

" 你很討厭我嗎﹖",突然問這種問題..." 我並不是你想像的那一種女孩.."
我怔了一下..." 不會啊...我也沒真當妳是'那種'女孩啊...."

" 是嗎..那你幹嘛一直要趕我走﹖",阿美雖然輕輕的笑著,但是看起己經不
那麼自然了...." 我去酒店是因為好奇,也才去三天而已...."

" 妳應該知道!我結婚了...",我正色說,:" 如果妳真是一般的酒店女子,我
會對妳這樣﹖妳真以為我是清純的小男生﹖",當初在酒店我就己經發現這點了,什麼
都不會還要裝出老鳥的樣子...那一天我就問她是那一間學校的,並且叫他不要在這種
地方上班....

我們都不再說話...只是喝著酒.....我看見阿美的眼角閃著淚光.....
這一晚,不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一大早我就被電話吵起來了,是一個我的線民打來的,告訴我,飯店裡的"不良
仔" 涉有重嫌!說他事發當時,所有的不在場証明都是假的!
這是一個十分重大的突破!我立刻出門去派出所通知我們組長....

組長調了一個霹靂小組的警網過來,我們專案小組的成員也帶著槍,...會同
檢察官馬上出發去抓人.....

我們一衝進去,就開始搜查,不多久就在311 室找到" 不良仔".......

他正坐在椅子上,面對著我們,一點也沒有驚慌的樣子,笑著對我們說,:" 現在
才來不覺的太晚了嗎﹖"

組長向我使個眼色,要我要他抓起來,我於是向" 不良仔"走過去 說.:" 不良
仔,我們有些事要問你,跟我們回去一下...."

這間房間的格局是;一進門右邊就是廁所,再往前右邊才能看到床,我這時向
前走去才看到,床上有一個人還在動,不過看不到身體,整個人用床單包起來,床單上
沾滿了黑紅色的血跡,並且發出陣陣的惡臭味.....

我吃了一驚,:" 那是什麼人﹖",我盯著"不良仔"看,從玻璃中看到在組長後
面的K仔舉起了槍對著不良仔,身為警察對這種情形十分的不習慣,於是我側了側身,
因為我站不良仔的正前方..........

" 碰.....",聽到槍聲...我本能的就向牆跳過去,不知道是誰開槍,我伸手到
身後想拔槍,一邊回頭看是誰開的......可是竟然拔不出來,我轉回頭想看看...才發
現....地上都是血..牆上也是.....我的右肩血正在噴出我的身體,好像不是我的一
樣.........一陣火辣辣的感覺才從身體傳回來.....我的右手根本動不了...

我不支的倒在地上,組長本身是柔道二段,一回手就將K 仔摔在地上,會長拿
著槍跑到我身邊..,:" 小發小發.....",他試著為我止血,但我仍覺得並沒有用!
血液正毫不留情的離開我的身體,......

" 不要動!再動我就開槍...",會長指著走到床邊去的不良仔," 卡.卡..",
我聽到拉滑套的聲音......

" 砰....砰.....",會長開了兩槍,槍聲幾乎令的我聽不到其它的聲音...
我看到血正從"不良仔"的身上冒出來,胸部和腹部....他居然還是面帶微笑的到床邊
,拉開床單.......

" 你們也真奇怪...人又不是我殺的...為什麼要對我開槍呢﹖你們看...這
才是兇手啊........",他拉開了床單........一個屍體..可能不是人而只有人的形
狀,全身上下早己腐爛,數以萬的蛆在"他"身上鑽動著,仍不斷的想要坐起來....

" 你們這些警察平常不是很厲害嗎...發大仔,會長大仔....哈..哈..垃圾
!",...不良仔大笑著,他身上二個槍孔還不斷的流血,看起十分的詭異.....

會長一下跌坐在我身前,用一雙發抖的手拿槍指著他,:" 你..你.....中槍了
....你中槍了....啊......爬起來了.....爬起來了....."

我看著床上那個不知名的東西,己經慢慢的坐起了,我再也受不了的大叫出來
....我想用左手去拔槍....但我全身根本使不出一點力道來....." 會長...會長!
幫我拿我的槍............."

不良仔慢慢的從身後掏出一把槍,對著我說,:" 發大仔,真不好意思,這個月
還沒拿給你....我們回頭再慢慢算.......你們這些垃圾早就該去死了...."

我終於抓到了槍,但是在槍口下....我第一次意識到,:" 我快要死了..!"
原來死亡的感覺是這麼的真實!

" 開槍 !",組長指揮著霹靂小組,組長避到門外,霹靂小組進來後,持著美造
的 M16 (不是國造65K2),只看到一連串的火花冒出來,聽不到一點聲音....我此時竟然
只能眼睜睜無助的看著.......

轟-----轟-----,一連串的槍聲,不良仔的身上冒出了無數的彈孔,臉上也中
了三槍...白的紅的全部從他臉上深深的的洞中流出來.....他雖然還在笑,但他的笑
看起來充滿了妖意....." 我不會死的!你們這些傻人啊....."

我這也才想到," K 仔為什麼要對我開槍﹖",.......K 仔倒在地上,一動也
不動的.....那個床上的死人己經快要站起來了....我不知道會長是不是嚇呆了,他
的槍早己掉在地上,......

一連串的槍聲下,天花板發出 霹啪..的聲音..並且冒出火花,電線走火!
不到十秒整個天花皮就陷入一片火中.....

" 嘶.....嘶....嘶....",床上的死人搖搖晃晃的走下床,身上的蛆掉了滿地
,霹靂小組小組的人趕忙來將我和會長拖出去,不良仔走去扶著那個死人,我看到他身
上的血正不可思議的被死人吸過去,他的臉上也爬滿了蛆,有一些正努力的鑽到他的
傷口裡面去,死人身上的蛆幾乎全都變成紅色的了......有一些被掉下來的火苗沾到
,掉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著......

" 啊....幹XX 的...都是你們這些爛警察害了我....啊.....",不良仔舉起
槍,朝我們不斷的開槍........三個霹靂小組的應聲倒地,我也倒在地上,在我倒在地
上的前一刻......我看到阿美站在門口......她的胸口正冒著血....美麗的眼睛正
望著我,張著嘴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 啊......",我說不出話,在她倒下之前,我看到好多的警察衝進來....抱住
她...有二個人將我抬起來,放上擔架,我伸出一隻手指著前方的阿美,我想問這些
同事," 我要看看她的傷......有沒有關係...."

大火在三十分鐘之內就燒的不能控制了,整個建築物燒的精光......

我和會長立刻被送到醫院急救....其它的同事也分別被送到別的醫院....

我在手術後的第二晚上天清醒,同事拿給我一封信,信封沒有寫收信人,己經
被打開過了....." 發仔,這是在那位小姐的身上找到的,裡面有你的名字,應該是給
你的..........."

" 那她人呢﹖",我忙爬起來問," 沒事吧﹖"
" 心臟中槍你說有沒有事﹖她是你的誰啊..﹖",我同事漫不經的問著...

並沒有破案....我們也不是英雄....整個病房冷冷清清的,我打開信...

" X 發:
我想說的是,我很後悔........
並不是因為那一天的事,而是因為我們沒有緣分..也因為你的不經心
,..你一定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張X 美,當我克服了自己來找
你,卻不被重視.....你能想像我的心情﹖
.
.
.
.
.
無所謂,再見了...
其實,我也並沒有那麼後悔,如果重來,我也願意......
送你一條我最喜歡的歌,王傑的......


悄悄獨去,尋覓我心中所夢.........


這件事發生在79 年6月,台北市數家報紙有大篇的報導,不過在第二天就被全
面的封鎖消息,警方一共三人殉職,三人受傷,其中有一名大學生在現場被誤傷,送醫
後不治死亡!那家店當時並不是這個名字.......
聽完同學的故事後,在編寫的時侯我一度想把這個女孩的部分略過......
我想到同學給我看的剪報和那張泛黃的信......
也許玄異的部分不多,請勿怪...............

PS.
1.故事內容有提到這個飯店位在國內某首都(應該是台北市因為故事最後這句話這件事發生在79 年6月,台北市數家報紙有大篇的報導從這裡看出來的)的杭州街上,但台北市沒有杭州街呀!只有杭州南.北路。
2.而故事最後信上有王傑的歌,我以前非常喜歡王傑的歌,但看這這幾個字的歌詞沒什麼印象,我想應該是粵語的吧,知道歌名的朋友可以告訴我嗎?感謝.(因為我也有mail去問作者,可是他說他也忘了..... )
3.最後有說到這是發生在79年的6月台北市數家報紙有大篇的報導,我想找這個故事的資料,但....79年的報紙要怎麼找呀??


回覆
最愛薰
港都過客
10•港都過客1/1

看著早上岳父拿給我的護身符........
我不禁想起阿樹剛剛說的話:發仔,我看你還是去拜一下好了啦..不然的話..

今天總算沒下雨了!連續快一個月了...

"700 天王呼叫"
"700 回答"
"xx高架橋發生車禍,你們過去看一下!"
"700 收到"

"他x的!" 和尚罵道:"才剛上班就來這下,別睡了!"
"沒關係啦!巡佐,又不一定是大條的"我附和著。

和尚是我們組裡的組頭(註一),姓尚,大家都叫他小和尚。

(註一)組頭是指帶班巡佐,為小隊長。

一到現場,他x的,二部拖車追撞在一起,又沒什麼事,真是的!
這些拖車太不像話了!明天非好好修理他們不可!


"喂!沒事的話自行去和解!不要阻礙交通 !" 我伸出頭去大叫。

"沒啦!車好像壞了!駛不行" 後一台司機這樣說道。
"不是啦!!歹勢啦!大人!他撞到我說不賠啦,就只好報警了啦"
"沒啦!他給我說要十萬,那要這麼多﹖"

"不要吵啦!等下跟我去作筆錄,發仔,你去量一下!"
我拿出交通事故處理箱(註二),打開手電筒,先看一下相撞的部位,

(註二)裡面有照相機、尺、手電筒、指揮棒等。

相撞的並不嚴重,只是輕微的損傷而己。
!﹖.......車下好似有東西...

我往下一照.....
天啊!我久久不能移開我的視線,不是不!是不能!!
我看到一個頭,女人的頭,斜斜的掛在外面,車窗外面,二個眼睛正直直的
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到底看了多久,我聽到和尚叫我"發仔﹖怎麼了﹖"
直到這時,我才能轉過去看他,和尚正從地上撿起我掉落的手電筒,
我說不出話來,手也抬不起來,我覺得我的手在發抖,和尚一照車下,老巡佐
二十多年真不是幹假的,他立刻跑去巡邏車上喊無線電,

"天王,天王,700 呼叫!"

"天王,天王,700 呼叫!"
"天王回答!"
"700 060 xx高架橋,這裡二部連結車與一部自小客發生車禍,現場有人員
傷亡,請派人支援!"
"天王收到!請維持場秩序!"
"700 收到 !"

我必須用手來支持身體的重量,我靠在護欄上,那個眼神令我心寒,
我一閉上眼就浮現那個女的!我想起在學校中,教官所說的話....

"各位同學以後大部份都會到外勤去服務,有些事你最好是注意一下,
我在外勤幹了近三十年,其中有二十一年是在刑事組,看的多,聽的也多,
這些事,你們各位不相信也好,不過卻是不要去不信邪,故意去犯它....
....有些現場,被害人是兇死的,(有人問:何謂兇死﹖不是善終便是兇死)
你各位到了現場,千萬別在心裡想任何事!如;好可憐,真慘,或是會為他
查明真相或是幫他作事等等!都不要想!也不要拿香、紙錢去燒!那些不是
你該作的!自然會有人去作,能的話,最好不要是第一個碰 它 的人,當然
那不大可能,你們新來的,不叫你們去叫誰去﹖還有!最好不要被 它 的眼
睛看到! 這一點要特別注意!最常見的是"浮屍",(指淹死的後浮在水中的)
如果是臉向下的話,"它"的怨氣無法發散,一轉向上, 它 第一個看見的就要
糟秧!我(指教官)看了這麼多,沒有一個例外的!輕則重傷,重則家破!記得
有一個老學長.........."


我沒有辨法再想下去了....我甩甩頭,想揮去那些陰影,這時傳來和尚的
聲音:"發仔,你看駕駛那邊看有沒有人!"

我再拿出一支手電筒,到另一邊去看,是一個男的!臉被壓在方向盤上,看來
是兇多吉少了!"巡佐!是一個男的!好像不會動了!"(癈話!)
平心而論,畢業這麼久了!看的意外事故也不少,比這更可怕的也多的是,
但是這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比較少見吧!我這樣告訴自己!(心裡卻
浮起另一種聲音:是 "她" 那種眼神吧!)
這種情形,我們要救也無能為力,拖車太重了,一定要等吊車來才能救人,
如果我們動手救人的話,弄不好,家屬就會怪我們,麻煩太多了!等救護車來吧!
何況我也不會 CPR 之類的,怎麼救﹖

救護車來了,那些人看了一下,摸摸男的眼睛,量量脈博..丟下一句:"都死
了啦!"就揚長而去了!過沒多久,
吊車來了,葬儀社的也來了!(這些事情,不奇怪!有機會再談)

我量好現埸之後,示意吊車把拖車拉出來,這時葬儀社的人很快的把死者拉出
來,並且立刻檢查他們身上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我一一的記錄下來,"有沒有証
件﹖"我問。

"沒有....只有錢包..機仔..",我拿過錢包,打開....糟了!只有錢和
一張XX KTV 的卡,幸好有簽名...AAA ..我拿起呼叫器,按出幾個號碼
"有沒電話﹖"我問葬儀社的人。 "有啦!有啦!!"他們很快的拿出行動電話..
我打了幾通才問到他們家中的電話,並連絡到他們的家人!

這時,我同事也來了,我告訴葬儀社的人,"他們家人很快就來了",他們千謝
萬謝,塞了一包東西到我口袋......我向同事交代一下就帶著二個拖車司機回去
作筆錄了(有些事..知道的就知道,不知的....也不必知道!)
等到筆錄作完,送刑事組....己經AM 一點多了,我算了一半給和尚,:"喝點
酒...壓壓驚...."

這種錢,我的原則是:不能留!會衰!一下班我就找了幾個同學出去把錢花掉..
除了上酒店...沒有更好的方法了!

我必須先聲明一點!我的酒量並非很好!但也絕不是二瓶 威士忌 就會醉!
那天三個人喝了七瓶,我能開車回家,一出酒店...我就一直覺的怪怪的...
好像...說不上來的感覺...我看看身上的東西...電話..錢..卡...都沒少啊﹖
不管了!先回家再說,開車經過XX 高架橋的下面,那種感覺愈來愈強烈....
我慢慢停了下來,到底什麼地方不對﹖我終於發現是我沒上安全帶!
我一直有上安全帶的習慣,是我太太逼我的,久而久之也習慣了,我扣上它
再繼續開....但..還是怪怪 的....我..突然好像醒了一樣!我不是在高架橋
下!我一直在上面!!剛剛停車的地方...就在地磅前不遠..就是才發生車禍的
地方!我心裡那種感覺又昇了上來.....


住基隆的人應該知道,從高速公路出來有二條路,一是往市區,一是往外港
也就是高架橋,我不應該會上來的!回家要從市區啊﹖

我小心的駕車,直到下了高架橋才放心,我右轉..再右轉..我回家的路,一下
橋就是二個右轉,我加大油門...想說就快到了,突然!我好似聽到有人叫我!﹖
"發仔!你沖殺小!!"..我也同時想到:我即然己經走錯路了,就不該會是再右轉!
我心中浮現剛剛那一張臉...那一個眼神...啊!這些念頭,如果我還有時間觀?
的話...那絕不會超過半秒!絕不會!!
我想都不想就把方向盤向右打死,並剎車...我受到一陣猛烈的撞擊..
我用力的抬起頭來...只看到鐵架..和跑過來的警察..我再醒過來時己經是在
醫院了.....。
事後,我才知道,那個跑過來的是另一個所的同事,也認識我,是他叫我的
他看我開這麼快衝進來才叫我的,我撞到的是水泥墩,高約二十五公分,前面
是一排的拖車,沒有裝櫃,板車的架子剛好撞裂我車子的前方玻璃,裂了三條線
而車子的正前方並沒有水泥墩,只有右前方的保險桿撞到,方向盤打不到一圈
我的現埸也沒有剎車痕,這表示我並沒來得及轉完我的方向盤,甚至來不及剎車!

如果我並沒有向右多轉一些,而直向前走的唯一結果就是:讓板車的鐵架穿
過我的擋風玻璃....直接撞向我的頭!我的老婆就可以成為"千萬寡婦"....
天佑我有向右轉去撞水泥墩,才保住了我的小命....向左一樣是死路一條


事後,修車修了快五萬.....連傳動軸,變速箱..都壞了..那片擋風玻璃沒換!
太貴了!要6000 元! #$@&^%.....

如果您來基隆玩,在中山一路看到路邊有停一輛白色的 奧斯汀 1.6 的,
擋風玻璃裂三條線,車中的後視鏡吊著一個符,後面吊著二隻雞,一隻鼠...
那就是我!!
註一.組頭是指帶班巡佐,為小隊長。
註二.裡面有照相機、尺、手電筒、指揮棒等。


聲 明
********************************************************
一、相關人名,代號皆不正確。
二、故事內容皆為真實!
三、您該無須針對我的職業或我的私德批評,如您真的憎恨 COP ,請自行找
合適的版面去罵,就算是小偷也有權使用INTERNET !這是我的RIGHT !!
四、如您對我其它的故事有興趣,或要求某一個故事的話,我會將之SEND
給您。
五、故事會一直是故事 ,有一些細節我不方便說出,如果因此您了解內情的
認為我不盡真實的,把它當小說好了
********************************************************
回覆
最愛薰

引用:
最初由 REI 發表
randy927兄
除了這些還有麼
自從上次的外海鬼故事
好久沒看長篇的了
REI兄,我手邊上的長篇鬼故事只有基隆港警系列的而已,其他的都是短篇的,因為有些鬼故事寫的我覺得都很假,所以看看而已也就沒收集了.
外海鬼故事.....在哪呀?我也想看看
回覆
進階會員

嚇死人了啦~半夜貼鬼故事~"~
不給你薰的圖喔
回覆
會員

@@
還沒看完,眼睛都花了!
睡覺先!!


回覆
最愛薰

引用:
最初由 foxbrian 發表
嚇死人了啦~半夜貼鬼故事~"~
不給你薰的圖喔
麥安捏啦!
鬼故事太可怖了....我需要薰的溫暖
回覆
最愛薰

引用:
最初由 ltgdtt 發表
@@
還沒看完,眼睛都花了!
睡覺先!!
我有把字體改大了,眼睛看起來應該不會太難過了.
回覆
最愛薰
午夜的林投公園
這是第9篇了,第6篇打狗地雙屍我沒有post因為我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像真的(可是作者說是事實)所以我不打算post,如果有人要看,再告訴我,我再post上來。

3•午夜的林投公園(上)


"放屁!一個死人難道會自己走路跑了﹖",分局長生氣的拍著桌子大

罵;" 李巡官!你馬上給我寫一份報告,詳細的說明經過!"...

這個新來的分局長,雖然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這個案子也實在
是太不可思議了!一個昨晚在海邊淹死的屍體,竟然一大早會不見﹖這也太
讓人難以相信了!

一接到報案後,派出所馬上就派人去現場看守,不過..大家都是到了
現場,看一下就躲起來睡覺了,誰會看死人看一個晚上﹖偏偏早上接班的同
事一看,不得了了!屍體不見了!

林投公園,本地人沒事絕不會去的地方,從大門進去是一個不小的樹
林,沿著樹林中的小徑直走,可以到一個海邊,白色的沙灘形成一個海灣,十
分美麗,可惜的是..再往前不遠是一個軍人紀念公墓,每到了晚上,在公墓的
燈光照射下,顯的相當的可怕.....其實最令當地居民感到不安的是;這個海
邊有鬼!

每當有警察到這裡來,不用問,也不用看,一定又是有人淹死了...

而且,這裡的鬼很兇,要是有誰壞了 它們 的好事,它們一定不會放過
那個人!...三年前,一個村長不顧大家的反對,在公園入口處設置了一片告
示牌,警告外地來的遊客注意安全,此地己為縣政府所關閉,禁止進入....

在第三天的清晨,一個年輕人騎車撞上了那片告示板,血濺滿了整個
板子,第四天晚上,村長也莫明其妙的被發現死在沙灘上!

我靜靜的聽著這位老伯說完,心中卻浮起主管的話:" 發仔,阿豐,我
把這個案子交給你們兩個去辦!雖然這不是我們的事,不過...我坦白說好了
!我快要升官了,可是還差一點...這次如果升不上去..以後恐怕就難了,所
以,你們破了這個案,我一定能升.............."

我打斷這老頭的話;" 阿伯仔,你知道那個死人怎會不見﹖咁知影是
誰去搬走﹖"

這老頭冷笑一聲:" 哼!誰會去搬﹖是被鬼叫去的啦!你們也不用趕著
找啦!不用三天,不用三天他就會回來帶人啦!"

這句話我不明白!我趕忙問:"誰要回來帶﹖要帶誰﹖"

" 我年歲也有了啦!不怕他來害我!"你爸" 活夠本了,怕殺小﹖幹!大
人你要知,我就說給你聽...咱們這裡啦,七年一醮,每次作醮的前一年啦,鬼
王會來抓七個人啦,他會先叫一個人去,再放他回來找啦!每次都這樣!你看
就好!不用三天..他就會回來找人!明年就要建醮了啦!你就看就好啦!七月
以前一定要死七個人....."

這些話我壓根就不信!我向他道了謝就走了,到現在我還是認為這是
一件人為的事,可能還包括了犯罪行為...

我回到所裡,看了一下現場的相片,很奇怪,就是屍體不見了,白布,草
席都在...也沒有腳印及其它痕跡...實在想不透!

到了傍晚,會長回來了,一語不發給我一些文件,是從縣政府拿出來的
,我看了一下..是該地的每年意外死亡統計...平均每年死亡人數都在五人
以上,...有幾年特別多...! 我心裡一驚..在心中推算一下日子,和那個老
伯說的..不謀而合!

我急急的打開檔案櫃,找出以前的失蹤人口記錄和無名屍記錄...除
了有二次沒有記錄外......每一次有屍體失蹤,一個月內就跟隨著會有七人
在該處溺水死亡...我覺得一股寒意從背後傳了上來...

會長又拿給另一些影印文件,是縣誌...裡面寫的全是文言文,大約是
清朝年間的...裡面提到有一個道士曾經建言該地是鬼門,最好能建廟來剋
制...再看另一份..是民國七十二年的,政府打算開譬公園時一位不知名人
士寫來的,也是提到絕不可行,並建議最好能將該地海灘破壞,以絕後患等等
......直到七十六年的一份評估報告中提到:該處海灘為標準的"斷層沙地",
並有數股強烈的海流經過,並不宜作為海水浴場.......

所謂的"斷層沙地",我並不懂,不過我知道那裡的沙灘,往前走三公尺
還只是到大腿而己;如果再往前走三公尺水就高過腰部,再往前一步的平
均水深是三點二公尺..有許多外地來的就常是因為這樣才發生意外的!

我立即打電話給主管,向他說明目前我們所查的情形 ...主管只是要
我們特別小心..

" 會長!走..我們去找人!",我抓起外套立即就和會長出門要去找白
天的那個老伯!

還沒下車我就覺的有事發生了!
我急忙和會長下車..那個老伯竟然失蹤了!他家人說我走後他就跟著我出門
.......這下..我希望他沒事!

我打電話找村長來,村長說也不知道...我轉述這老頭白天所說的話
.....村長聽了之後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說:" 啊..啊...他出去多久了﹖我
們快去海邊!..喔...不..當我沒說!!"

村長一定知道一些什麼事!
我立即說:"好!我們去!",村長急急搖手:"不..不..不要去..去了只會.."
還是不肯說!我拉著他:" 把話說明白!不然我現在就去,而且一定會
拉著你一起去!"

村長發出絕望的聲音:"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不要問我.放開我!"
我糾著他的脖子,不斷的逼問......他終於說了..和那個老頭說的一樣!
他還叫我們去找一個人,離這開車要四十分鐘.....叫我們去問他..

我一刻也不停,因為自己內疚吧!

那個人姓張,自稱是張天師的弟子,年紀蠻大了,問明我們的來意後,
想想了一下..說:" 嗯..我去試試看..不過...也不用說那多!我跟你們走!
我收拾一下東西....."

在車上,他說那個不見的屍體己經回來了,而且也一定在那附近,如今
如果不把他糾出來,七月一過,一定要多增意外!

我有點迷惑...什麼時代了..我竟然會相信這個﹖
說不定那個老伯只是出去一下而己....張法師要我去找幾個流刺綱漁船來
幫忙..(台語叫:放拎仔船)..我心中一直考慮著..該不該聽他的﹖

事實上,我自己很明白!
我只是要找出那具不見的屍體而己!我犯不著扯入這一大堆的混水之中!

讓我的主管升為二線一星的人事室組員,我也才能方便的調單位,這些年在外頭
奔波,實在很累了......我想回去故鄉,陪陪我年老的父母....

我要回家!
我轉過頭用十分冷漠的語氣告訴那個道士說:" 我只要找出那具屍體!不管你用什麼
方法,我可以去找漁船來,不過...你玩我的話...我一定讓你在這裡混不下去 !你不
妨試試 !"

"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我十分肯定能找出它來,只是我沒有辦法去
作....我也不是那種傻人...",道士緩緩的說著.."你放心!我一定讓你能交差!"

我們回到了派出所,才一進就有電話來..我從值班手中接過電話,是一個我朋友
打來的,他住在林投公園的對面,他告訴我有十個年青男女進去公園了...

可惡!正值多事之秋,這些傢伙還來赴死﹖我馬上向主管報告,要主管派人去將
他們趕出來。

主管聽了之後沈默了一會兒....說:" 發仔,你還是不懂...你聽過一句話﹖
[沒有犯罪,沒有績效]...."

是的,我知道主管的意思了....如果我叫一個小偷不要去偷東西,那我什麼也沒
有!可是如果我等他偷了之後,再去抓他,那我就有績效!

"如果,我等到他們發生意外後再去救人...也許真會因此而死人..出事了我再
去救..我和我主管會有嘉獎..反正,死的人又不是我...我現在去擋住他們....
他們當然不會有意外!而我也當然不會有嘉獎!"

我楞了一下...人命關天啊....

主管笑著說:"..嗯..你懂了..這件事就交給你全權處理..你看著辦..."
說完就簽出返家了。

主管等於什麼都沒說!我出了事..他一定沒事,我作對了..兩個人都有好處..
看著辦﹖我該不該自私﹖

"小發....我...我想,我去看一下...怎樣﹖",會長也知道我的難處,我的積分
己經可以回家鄉了,但是就是調不走...

我苦笑了一下:"當然去看看...不然真叫他們死在那裡﹖"

我讓會長去..而我立刻打了電話叫本地的幾個有漁船的人過來...

在備勤室中,道士開門見山的說出要在公園內打撈屍體,這些船東每個人都搖頭
....." 不是我們不肯!開玩笑﹖叫我們去死是不是比較快﹖"
" 從以前到現在,你自己說,有誰會把船開去那裡﹖不是說怎樣...那裡那麼"髒"
...對不對..沒理由要讓我們去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向道士說著...

我冷笑一聲,將手中的茶杯甩在地上............

一下子沒有半點聲音,靜了下來...我還沒出聲前,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句....
這些人,每人都在走私,或多或少而己,除非有必要,我很少去干涉他們,只要不給我
弄一些毒品,槍隻,我也不去管他們...當然!每個月都有......

我對這些人從來不客氣,我站起來,順腳踼翻桌子..桌上的茶杯掉了滿地.....
" 嗯..阿順仔..是不是要我拿錢請你們去幹﹖",我將他從椅子上糾起來.;"幹你娘!
你最近在幹些什麼..﹖當作我不知道﹖嗯..﹖"

這些傢伙都是地方上的角頭,一般的漁民也不會作違法的事,有了點錢,就想弄
更多....他最近走了不少洋菸....

對付這種人唯一的方法是;一定要比他更兇!

"狗忠...你的那些酒..值不少吧!",我再度坐了下來,重新倒一杯茶;" 最近海
調處都沒什麼績效...我看,報給他們去抓好了...好不好..﹖"

"你再說下去!",我告訴道士,順便指著那些人:"你們誰明天沒來!可以試試看我
會怎樣!...."

道士說出他的計畫,明天早上六點,天剛亮的時侯,從外圍右邊軍隊的駐區,放網
放到公園右側的海邊,再從兩邊收網.......我則打電話向勤指中心報備,並向軍區打
個招呼,請他們明天也派阿兵哥協助...

值班的小王走進來說:" 小發,剛會長打電話回來說找不到那些人,我己經叫線
上警網過去了...你要不要過去一下﹖別讓上面知道..不然又要被罵..."

(線上警網受分局指揮,不能離開巡邏線,不過如果想去什麼地方的話,有一些技
巧,不能公開,想知道的人再跟你說)

我想都沒想就往公園過去...我到的時侯,看到一群年青男女正和會長及警網在
一家店門口.....我把車開到會長的旁邊,問他:"沒事吧﹖在那裡找到這些人的"
會長搖搖頭說:"少了兩個男的!我們剛剛才從紀念公墓的牌樓下把她們帶出來"

我這才仔細看著這些人,五個女的眼睛紅腫,好像剛哭過,三個男的則是一臉茫
然..我急忙下車問:"那兩個的呢﹖跑去那裡了﹖"

" 他們還沒回過神來,我問了好幾次都問不出所以然來...先帶這些人回派出所
再說啦!",會長指著這些人說,我看到還有幾個女孩的腳在發抖.....

"嗯..只好這樣了!",我們將那些人分別推上二部車...有幾個女孩竟然尖叫出
來...." 啊....不要拉我們..不要拉我們....."

我突然想到什麼...背上一陣發涼....." 快!先回去...信哥,你用無線電叫勤
指中心,叫他們快派人來,說可能有人落水,要帶探照燈....會長,他們可能到海裡
去了 ,.. 我們在這裡等分局的人來!"

於是,另一個同事開著我的車,分別帶著這些人先回去派出所.....

很快的,軍中的人和分局的人都來了,這時我們才一起進去公園海邊,打開探照
燈,要找那兩個人,軍方的陸戰隊隊員早就準備好了,在一旁待命...

晚上十點多了,今天的天氣又很不好,風浪很大..要找到的機會,只怕是零..我
心裡這樣想著...

突然!有人喊:" 啊..那裡好像有人!",大家把燈光照過去...果然有一個人影..
陸戰隊的人立刻就往海裡去,他們身上己綁好了繩子....

經過了至少半個小時才將那個人救上來...我不經意的看到這個男孩的腳環上
....有著極明顯的傷痕.......看起好像是抓傷的!

這個男孩上來之後,艱辛的說了一句話:" 有..有.東西在抓我.."
就昏了過去!這個男孩的體力實在是很好.....後來才知道,他是學校的游泳代表隊..

搜救一直持續著,這時副分局長要我們先回去休息...我那能睡的著﹖我順便向
他報告明天的行動.........

快十二點了..還找不到另一個人.......強烈的海風帶起著鹹鹹的水滴,不斷的
打在我的臉上,我伸手抹去了臉上的鹽粒......




午夜的林投公園)(下)


看來,這裡不太須要人手了,我緩緩的往出口走去,一路想著這件奇怪
的事,一直到我回到派出所睡著了,還是想著它,以致於讓我作了一晚上奇奇
怪怪的夢.....

睡夢中,我好像被一個不知名的東西拉著我的腳不放..一直往深黑中
滑去..我猛地睜開眼...真是有人在拉著我,定神一看,原來是會長!

"會長..你幹嘛..不要吵我,我再睡一下",我一天沒睡了,累的要命!

"小發!快起來啦,我筆錄問不出來啦...他媽的咧!",會長還是不斷搖
著我的腳...

我一起來就糾著會長的衣服大聲的問:"你他媽的是新來的﹖問不出來
﹖問不出來不會扁他們喔﹖,這種事也敢來找我,去死啦!"

我看看錶,快五點了,這我才起身仍不斷的咒罵著會長...

到了辦公室,我拿起筆錄一看..." 法克 !你們在耍我﹖",這種筆錄就
算是我在學校的時侯也寫不出來,他媽的!電影看多了啊﹖

我皺起眉頭,沈聲向會長說:"會長!這東西能開玩笑嗎﹖不要說拿給檢
察官,我看一送到三組,不用三分鐘!你一定會被三組組頭一槍打死,丟到馬
桶沖掉....可能出人命的大事耶.."

我找一個看起比較乖的女孩子,輕聲的問:"來..妳告訴我..是怎麼回
事﹖晚上到海邊幹嘛...下水去玩很危險妳知道嗎﹖我問一句,妳說一句
....知不知道﹖"

"我們到了海邊.....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他們..就一直要
走到海裡去...我我..",我打斷她的話:" 他們是誰﹖幹什麼的﹖"

" 就是 王XX 和李OO 和張...",我再度打斷她的話:"就是和你們一起
的那幾個男的﹖對不對﹖"

"對...我起先以為他們在開玩笑...後來..愈來愈遠..我們就要去叫
他們回來...可是他們不聽..我好害怕...我一直叫他們....他們...."
我聽了直接就了解了,:" 結果,就是因為開玩笑,不小心就被海浪走了!對不
對﹖"

"不是...是我們去將他們追回來的...可是..可是..我們只拉到三個人..
他們兩個... 他們... 他們....", 我看看她的表情.. 再看看手上的筆錄....
嘿! 倒是一模一樣... 混蛋! 以為我是昨天才畢業的嗎﹖

我不動聲色,:"會長,你把她們隔離問話,我問這兩個!",我將三個男的分開
,一個一個問,可能是我的長相不夠迷人吧!來來去去就是一個結果,

"我不知道..只知道全身都濕了..沒多久就看到那個胖胖的警察..就被帶
到這裡來了...",我回頭看看那個胖胖的警察---會長,不禁想笑...但是一下又
正色的問:" 不要騙我!我很清楚你們怕被學校罰..但是不能不說實話啊.."

我看看時間..快六點了,得去公園了..:"阿德,你先問一下,不過,他們想出
去就讓他們出去,順便買東西給他們吃.......我先走了.."

這是技巧之一,我們並不是在問話,問話有二十四小時的人權限制,是他們
在協助調查,他們隨時可以走,不過...我們沒說可以走..敢走的沒幾個..

到了海邊,道士己作好一切工作了,這時天才剛亮,遠方的天空仍是一片灰
灰的...雖然是夏天...還是有點涼.....

沙地上只有幾個阿兵哥在昨晚搭成的架子上,用望遠鏡遼望著....
我問道士:"那現在如何了,下一步呢﹖",這傢伙.....並不回答我,只是一直看著
遠方的海面,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流刺網上端的白色浮筒,在不遠處的海面上形成一串不規則的虛線...隨著
浪潮高高低低的起伏不定......

道士突然回頭..:"起網!",我被他這個突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二邊馬上有人啟動發電機,我這才看到二方都裝好了起網機,四台機器發出低
沈的的嗡嗡聲.........

我看著網子從兩頭慢慢的絞上來,網上勾滿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 怎麼沒有半隻魚﹖"..又有人在我後面發出聲音..我嚇壞了..差點沒跌在地上
....." 幹 ! 你是在哭爸喔..害你爸嚇一下...",我真想給他一個老拳,叫他也嚐
嚐這種想打人的滋味....

不過...是奇怪,連一條小魚都沒有!!看著網不斷的起上來,心中卻想著:"
難道這樣就能找到屍體﹖這裡水流這麼強,有的話..早就流走了...﹖﹖﹖"

剩下不到三百公尺的長度了,再不用半個小時應該就能起完了,.." 嗯..
如果真讓我找到屍體的話...至少也有三支嘉獎..不過..沒有找到的話..頂多也
只是被罵而己.....划的來 ...."

一陣 " 塔..塔..塔..塔..."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往聲音來
源一看..只見網的二端扯的筆直..絞網機因絞不動而發出跳動的聲音我連忙問
:" 怎麼了﹖"

道士也一直不理我,只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我一下扯住他問:"到底怎麼了
﹖你給我說清楚!"..道士這才像回過神來一樣說:" 啊..啊..沒什麼..可能是網
子卡住了....海底的東西.."

我放開他,詳細的瞄他一眼,總覺的他...也說不上來,就是怪怪的..

"那要怎辦﹖",我再問道士;"我早看準了,現在是大退水(大退潮),等一下
再拉近一點就可以看到了!"

突然一個船東靠過來,悄悄的對我說:"大仔,現在是退水沒錯,不過再退也
只有兩個小時啊...你看..現在都快八點了...那裡會退再下去﹖"

我懷疑的看著他.......不知道該相信誰..

" 老大仔...別的我不會啦!我每天在拼貨(走私)..就靠流水吃飯..我沒必
要騙你啦...絕對不會再退了啦..."

我想了想...回頭跑去找阿兵哥,叫他們把軍卡上的起重機放出來給我用..
我叫兩個船東來幫忙,將鋼索的頭固定在網索上....

我作個手勢,阿兵哥就開動起重馬達..很快的,又開始絞上來了,而且還比原
來更快..道士見狀急叫:"你們在幹什麼﹖停下來..",便要向軍卡那邊衝過去,..
我一把拉住道士,說:"幹嘛﹖誰在作主﹖你﹖還是我﹖"

我放開他說:" 讓我來吧!你休息一下...",說完我便回頭,不想再看他,就在
我回頭的那一下子間...我似乎看到他對著我冷笑了一下..我再回頭瞪著他:"你
笑什麼﹖"..只見他像沒事一樣..說:" 笑!﹖ 沒有啊﹖....."

沒多久...水中出現了一團白影,這表示網中有東西......

首先出現的是二具屍體,己經有點浮腫了,沒見過....接著上來的..是一具..
...不!是兩具!..其中一個我認得,正是我看相片不知看過多少遍的那具,那具失蹤
的屍體!我幾乎要以為我眼花了...它的手..己經腫的破掉了的那支手..我沒有看錯
.... 我聽到我後面發出了好幾聲驚叫聲....

這具幾乎快腫成二倍大的屍體,它的手,正緊緊的抓著另一具屍體的右腳!
都可以見到骨頭了!這個被抓的屍體..一頭白髮...竟然是那個和我說過話的老頭!!

這一連串的不可思議...我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不經意一轉頭 !
看到道士正直直的看著我,嘲角帶著淺淺的笑...好像要告訴我什麼...

我一驚...急忙爬起來...指著他:" 幹你娘 !你看殺小 ﹖"

在船東的扶持下..我跌跌撞撞的回到車上,用無線電,要求支援....

分局的人一來,和軍方一致決定封鎖消息!

剛從醫院裡回來的會長告訴我.:" 那學獲的學生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下水..
只覺得有人一直拉著他的腳...還有一個聲音不斷的向他說..".只差一個了....
只差一個了....就只差你一個了....."...只是..他的腳.......


他的腳..卻實是抓傷的......
我搖搖頭,不可能....一定是巧合....天下那裡會有這種事?

我把這個案子以意外結案,不然真叫我如這些學生所說的寫上去?
我可不想找罵!

事情很如我意的結朿了,我的主管升官了,當然!我也接到派令,我能
調回彰化了,這個案子結束後,我暫時可以清淨一下子,.....

並沒有如那老頭所說的,要死七個人!
一切都是巧合!我這樣告訴我自己!...明天就要走了,嗯....

嗶------,bb.call 叫了,我 拿起電話想回,沒看過的號碼...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那個道士....叫什麼來著?

我心裡突閃過一陣不祥的預感.....這電話...!?

是他!這個道士...我急忙回了電話....是一個女的接的...

"我陳xx,請誰找我?",
" XX派出所的陳先生嗎?我是XXX的太太,他以前是作道士的....",
"是的!我知道他..有事嗎?",我心中那一股不祥的預感愈來愈強烈...

"他....昨天出去到現還沒回來..他跟我說過..如果他出事了..
叫我找你...",我一聽到他這樣說....我只想到一句話...

"差一個...還差一個......."

我急忙告訴她,要她立刻到派出所來...不會真的....
會長聽我叫他,馬上就過去急急問:" 什麼事?公園又怎麼了?"

我二話不說就會長到公園去....還沒進去裡面...我就知道一定又有事
發生了!門口一堆人圍在那裡,我推開人群....還沒進去就被一個警員擋住了
" 學長..上次你們到我們這裡來破案還不夠嗎?這次又要來幹嘛?"

會長和我都楞了一下,我清清喉嚨,:" 學長,裡面的好像是我朋友....
我想去看一下.....沒必要這樣吧!"

一到海灘...不用看...果然是他!我征征的說不出話來....
不可能的!世界上不會有這種事的!!

就和第一個死屍的姿勢一模一樣...面部朝下....

我想告訴這個警員...千萬小心...但是,我一抬頭..就看到他那淺淺的笑,
和那天道士一樣的冷笑....那個眼神...彷彿在說:" 別管我......還差一個.."

我吞下了己經到喉頭的話.....

回到彰化的第二個早上,我看到一個並不顯眼的新聞.....

[XX 訊]
xx 縣XX 派出所警員胡XX,於本月二十一日,在該管區的XX公園,因發現有人溺
水,奮不顧身的跳水救人,不幸英勇殉職,胡XX 是警校第XXX 畢業,平常表現良好,二十一日下午,經過...............

我看著他的相片....還是帶著那麼一點的微笑....一點詭異的.....
回覆
校長兼撞鐘

這故事是 '警察' 寫的嗎 ??

基隆港警所裡面也有 PCZONE 的會員喔
回覆
REI
癡癡笑笑

引用:
最初由 randy927 發表
REI兄,我手邊上的長篇鬼故事只有基隆港警系列的而已,其他的都是短篇的,因為有些鬼故事寫的我覺得都很假,所以看看而已也就沒收集了.
外海鬼故事.....在哪呀?我也想看看
之前才發現.
原來我的外海鬼故事就是"北海冰屍"..





回覆
主題工具


類似的主題
主題 主題作者 討論版 回覆 最後發表
[分享] - cdfreaks 刊出對 Alcohol 120% 作者 MarTinX 的專訪 mk2 -- 光 碟 燒 錄 討 論 版 1 2002-10-16 09:40 AM
轉貼 - 404遊行後觀 作者 - 消費者 Lettuce -- 閒 話 家 常 灌 水 版 41 2002-04-14 11:18 PM
談讀書 作者 孫慕稼   arlona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0 2002-04-03 11:39 PM
痞子蔡...輕舞飛揚..番外篇(轉載:爆笑王 作者 超人) s-gouki -- 網 路 [ 佳 作 / 奇 文 ] 欣 賞 版 4 2002-01-17 10:31 AM






 XML   RSS 2.0   RSS 
本站使用 vBulletin 合法版權程式
站務信箱 : www@pczone.com.tw

本論壇所有文章僅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站之立場,討論區以「即時留言」方式運作,故無法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您發現文章可能有異議,請 email :www@pczone.com.tw 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