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關於第四瓶海尼根效應

顯示結果從第 1 筆 到 3 筆,共計 3 筆
  1. #1
    讓乖~加點壞^^! water0917 的大頭照
    註冊日期
    2002-02-05
    討論區文章
    192

    【轉貼】關於第四瓶海尼根效應

    文/MINAMI



    是在網路上認識這個說故事的男人的。

    有一陣子﹝正確來說,應該是在我搬到終日多雨的汐止,並且又遇到十幾年最嚴重水患的那時﹞,我很沉迷在網路上和陌生的男人或女人聊天,遇到資質不錯的網友,在聊天末了,我總是會問上一句:『你身上有沒有故事呀?』

    通常,我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就這樣,1998年冬天,在台灣的三合一選舉完畢時,我總共在網路上聽到37則故事,其中23則是由男性網友所提供,其餘則由女性網友提供,平均年齡為26歲,這平均值是不包括不肯透露年齡的網友。而照網友的說詞,其故事全都是親身經驗,如假包換。

    1998年,我總是一邊聽JOHNNY HARTMAN的UNFORGETTABLE一邊喝中國茶上網。在進行聊天的中間,有57個人對我提出相同的問題:『你為什麼喜歡聽別人的故事呀?』

    而我總以關錦鵬導演早期的電影作品──地下情,裡面周潤發與梁朝偉精彩的對白做為回答:『我生命所剩不多。過去,我不懂得如何浪費時間生活,所以現在,我想要看看別人怎麼浪費生命的生活。』

    通常有百分之八十九的人會認可我的回答,百分之十一的人則會不以為然,或心存質疑的繼續發問問題。而在這百分之十一當中,有八成是女性,兩成是男性。

    之所以要在這裡用了這麼多統計性的數字,其實是為了符合說故事這個男人的人格特性。男人是國內知名學府經濟系的高材生,念高中時數理成績向來是全校的榜首,邏輯能力比吃飯能力還要強,在大學生涯中,統計學、總體經濟個體經濟等專業科目,更是令他如魚得水。那種接近動物本能的數理長才,總是會讓我想到翹著腿就可以迷死人的教父──艾爾帕西諾。兩者之間的共通點就是──輕易做到別人無法勝任的事。

    不過在網路上,男人很技巧性地隱藏自已,套上一層鮮綠的外衣,像株小草似的,生於網路大草原上,用談笑風聲的本領,調戲各樣的花蝴蝶,標準式的問候語是:『嗨,可人。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衣?』遇到不肯說的女性網友,他總是用盡心計,絞盡腦汁的不斷詢問。他認為基本上這樣的虛心請教與他職場上【大膽嘗試,小心求證】的工作要領是相同。男人的公司是一家專門投資未上櫃的公司,輔導企業上櫃發行。他說這樣的行為操控模式,很像是引誘未成年的少女,讓她們成為百分之百的女人。

    我問男人身上有否故事時,是在我們認識將近三個月的某個深夜裡。那天,下著微微的雨。男人喝完了三瓶海尼根後,和我在網路上相遇。正當我發問這個問題時,我抬眼看看牆上的澳洲袋鼠時鐘,再過七分鐘就是凌晨兩點。

    『Hi,戰果如何呀?』每每遇見他時,我總會詢問一下他的內衣顏色展穫的戰績累計到多少。

    『不好。』他以每分鐘打三十個字的速度敲擊鍵盤:『這個月一無收獲。累計數值一直停留在五十九,始終無法突破,真是邪門。你知道嗎?這連帶的影響到我的工作慾。現在辦公桌的報表積案如山,我無法冷靜的分析各項財務報表,我覺得我的能力喪失了。』

    『也許是巧合吧。你不要受心理影響喔。』

    『絕非心理,我很清楚。我現在就像是貧血的吸血鬼般。』

    『喔。』我有點難以想像這與吸血鬼有何關連性。

    『既然這樣,你要不要說個你自已的故事給我聽呀?也許這樣會轉移你的注意力,對事情有所幫助喔。』

    『我從不在網路上談論自已的事。這點你是知道的,不符合程序。』

    我看著被MARK成黑體的“不符合程序”這五個大字時,心裡想起異形第五集中的那個美麗又有人性的機械人,好奇怪的現象呀。需要藉助陌生女人內衣顏色而工作的男人,有他不符合程序的隱私權喔;而機械人也有不願讓船體主機透過她的電腦主機板連線的隱私權。我想,所謂的隱私權這東西,也許就像有隻羊被你突如其來地用吸管吸牠的羊髓時,會對你大聲的說:『嘿!MAN,輕一點。』

    『你知道嗎?我現在終於知道考試考59分或不及格的滋味了!』男人不理會我對隱私權這東西的看法,繼續敲打字:『這是我第二次的挫敗感,很深•很深,又毫無預警,就跟第一次的感覺一樣,真•是•要•命。』

    『喔。那你想到什麼辦法克服嗎?』

    『我想我可能需要再喝第四瓶海尼根吧!』

    我可以想像男人拿著青綠色啤酒瓶的樣子,一副儼然1968年紅葉少棒初到台北市立棒球場揮棒似。海尼根的酒精濃度是百分之五,而紅葉少棒則以7比0的懸殊比數留名青史,兩者共通點就是──讓人可以感染心曠神怡。一想到六十年代,那迷人的空氣總會再度飄到我的電腦桌前,是淡淡明星花露水的味道,夾著傅達仁播報紀政勇奪奧運銅牌的聲音,以及馬路邊可以看到大型的可口可樂飲料看板的時代喔。

    男人隔了六十秒,才又繼續打字:『多美妙的海尼根。』

    『多美妙的六十年代呀。』我回應。

    『六十年代?』

    『你喜歡海尼根的心情就像我喜歡六十年代是一樣的喔。』

    『^_^』他用電腦符號訕訕地笑著。

    『你還想聽故事嗎?』隔了三十秒後,男人問我。

    『你不是不想說嗎?』

    『也許是第四瓶海尼根所產生的效應吧,我現在想說點東西喔。』

    『非常樂意聆聽。^_^』我也學男人一般的笑著。

    男人邊喝著第四瓶海尼根,邊打字:『1992年我剛在美國拿到碩士學位。那年夏天,家裡不斷的來信催我回去,但是我卻什麼都不說的飛到矽谷朋友家中。坦白說,當時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我的未來喔。我的人生在這之前一直都走得非常平順,順到簡直有點呼風喚雨,因此拿到學位後,我面對人生第一個課題時──何去何從,竟然慌張的像個幼稚園小孩,這是我第一次感到挫敗的滋味喔,就如同我剛才所說的,感覺實在是糟透了。』

    我有點吃驚,因為在這之前,我對男人的背景是渾然不知的。

    『剛到矽谷的第一天,朋友借輛車子給我,我開車到附近的中國餐館吃飯,由於時間是正中午,餐館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我隨便叫了一盤揚州炒飯,吃沒幾口飯時,就聽見那個女人的聲音了。』

    『我可以坐這裡嗎?』

    男人順著聲音的方向,抬起眼看了女人。

    女人穿著一件碎花洋裝,細細的音調,道:『因為沒位子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男人點點頭。『It’s ok!』

    女人坐下來不到五秒鐘就點了一根菸,然後不看菜單地點了兩菜一湯,並且要了一杯熱騰騰的中國茶。

    『這家的揚州炒飯很好吃吧?』女人隨口問道。

    『是嗎?』男人抬眼道:『我吃不出來好不好吃,不過上菜的速度倒是很快。』

    女人聽了輕輕一笑,好像HELLO KITTY的微笑一般。

    『妳是這裡的常客嗎?』

    『嗯,我就住這附近。』女人在等菜的同時,抽了兩根煙,但是每根煙都抽不到半截便熄掉。『你呢?住哪裡呀?』

    『我剛到這裡。還沒摸熟呢。』

    『喔。』女人點點頭,然後菜便上來了。

    女人叫了一盤銀芽豆腐、一盤白醋連藕及一盅冬瓜湯,可是筷子動了幾下後便又抽起煙來。

    『那你等一會想到這附近的MALL走走嗎?』

    男人看了看她,略有遲疑。

    『我想,也許你想買點什麼日常用品吧。』女人不帶一絲表情的道。

    女人說話的神情,令男人想起金庸筆下古墓派小龍女的樣子。不過女人多了一份慵懶的味道,也許是因為她沒像小龍女睡過寒玉石床,所以自然抵不住這日正當中,因此人才變得有點懶洋洋地。

    『如何呢?』女人再問一次。

    『WHY NOT?』男人雙手一攤,笑道。

    女人開車帶男人逛了一個下午的商店,男人買了三本書、一條浴巾、三雙襪子、二件內衣。女人則是什麼都沒買,只抽掉一包香菸罷了。兩人途中並未多交談,女人仍像是剛喝完一瓶伏特加般的慵懶,眼瞼總是低垂,薄薄的唇亦是緊抿著並微微斜揚,頸子的線條則是彎彎的,像是一抹正在溶化的奶油。

    車上的JAZZ電台正放著ELLA 與LOUIS 的AUTUMN IN NEWYORK,男人隨口問起:『去年的AUTUMN妳在哪裡呀?』

    『北京。』女人正開車帶他返回那家中國餐館拿車。『你呢?』

    『紐約。在那裡攻碩士。妳是北京人呀?』

    女人點點頭,並問:『你打台灣來?』

    『台灣台北。』

    『喔。』女人緩緩道:『我對台北的印象,總停留在蔡明亮的愛情萬歲這部電影裡。你看過嗎?』

    男人搖搖頭。

    『我很喜歡電影最後的那場戲,女主角在公園裡,一鏡到底的哭了好幾分鐘。你長大後還有這樣哭過嗎?』

    『沒有。』男人搖搖頭。『妳呢?』

    『也沒有。』女人撥了撥髮,喃喃道:『能這樣子的哭,應該算是很幸福的事吧。』

    男人沒多說什麼,車內又再度寂靜下來,只剩ELLA和LOUIS如影如隨地悠唱著,渾厚的聲音,綿綿不絕地傳入男人與女人的耳膜裡,像條上面還飄著蒲公音花絮的小川。

    車子開到餐館附近的停車場時,男人看了一下手錶,五點四十五分。這時候台灣應該是上午十點,男人的女友應該還在夢鄉中沉沉的安睡著,再過四個小時後她會醒來,然後花很短的時間梳洗,再套上淺藍色的制服,蹬上高跟鞋上班去。男人在夏日氣溫始終在攝氏二十幾度的舊金山裡,開始有點懷念台北盆地悶濕燥熱的天氣。

    『到了。』女人踩住煞車器,道:『接下來,你準備回你朋友家?』

    男人搖搖頭:『我還不打算回去。』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然後又盯了自已的右手一會兒。雖然男人不知道女人在想什麼,不過仍靜靜地等待,不作騷動。

    當男人的電子錶發出滴的一聲時,女人方才開口:『咱們去看電影,怎樣?』

    男人越想台北時,心情總是格外不好。現在的他,也不想獨自開著車,漫無目的地晃著,於是便答:『也好。』

    女人開了一個小時的車程,才抵達一家戲院。後來男人才知道,城裡有很多戲院,車程都很短,但不知為何,女人則選擇這家地點偏遠的戲院。戲院的入口處懸掛兩盞紅紅的大燈籠,與老舊的巴洛式建築,相呼對立,感覺就像是貝托里奇所拍的末代皇帝般,瑰麗洋派的中國風。而細細的長廊上,則有股古老的霉味,紅紅的地毯,也因年代久遠而變黑,像是看盡風華的青樓女子。戲院上映的是高達的老片── 斷了氣,一部法國片。男人唸大學時曾在電影社放映過這部片子,當時對於法國新浪潮電影,他是很狂熱的,就像追女友一樣。而事隔多年後,他在異鄉中,和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一起坐在冷清的戲院,看著這部很熟悉的電影,挫敗感又再度襲擊他的心智,很深•很深的侵蝕。感覺自已好像站在山崖上,不斷張開雙臂,想要平衡搖擺不定的身軀,而距離腳下約有十多丈的海浪,則不斷猛拍擊峭壁,發出陣陣隆聲。

    就當影片中的男主角被警察逮捕時,男人忽然吻了女人,而女人也回吻了他。他們就在音樂聲中,隨著男主角的舞蹈節奏,激情的狂吻著彼此。電影結束後,女人放開了緊抱男人的雙手,兩人緩緩的回到現實中,之後,又是一陣寂默。

    男人覺得嘴唇有些疼痛,那是剛剛女人所囓。他用舌頭舔了舔,覺得方才的激情宛如一場春夢。

    回程的路上,女人又繼續抽著煙,男人則是搖下窗,讓風不斷的灌入車內及他的體內。車子行經到一處轉彎時,男人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

    『妳有聞到茉莉花的味道嗎?』男人問女人。

    女人幾乎沒向他看一眼地就搖搖頭,說:『沒有。』

    男人的女友家前種了幾株茉莉花,每到六月初時,總會開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女友相當喜愛茉莉花香,經常會放幾多花在口袋中。約會時,男人吻著她的手,總會嗅到茉莉味。為了想確定是否真有茉莉香味,男人將頭伸出窗外聞了許久,然而清涼的空氣中,卻再也聞不到一絲絲清香氣息。男人有點惘然。

    當車子再度回到停車場時,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偌大的停車場,車輛只剩下寥寥無幾,空蕩蕩地暗夜中,略顯詭魅。男人下車之際,女人終於開口說話。

    『可能的話••』女人停了三秒鐘後,又道:『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女人將右手伸到他的面前,問道:『你看得出我的右手有異樣嗎?』

    男人仔細的看了一下,女人的手指非常纖細白嫩,靠近小指的手背附近有顆紅痔,無名指則有一環淺淺的戒痕。

    『妳離了婚?』

    女人微弱牽引嘴角,說道:『早上剛辦完手續。』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男人吻了女人的右手,道:『這一句是電影亂世佳人中Scarlett的台詞,送給妳。』

    女人淺淺一笑,迷朦的眼神,有幾分清醒。

    男人道聲晚安,轉身欲走時,女人忽然對著他說:『其實,剛剛在路上,我也有聞到茉莉花香。』

    男人愣了一下,然後會意地笑一笑。就在那一霎那間,男人覺得自已又恢復往日的自信神彩,他知道自已下一步的方向了。

    『後來呢?』我追問:『你沒再見過她了?』

    『三天後我決定離開矽谷回台灣,臨走時,我再度回到中國餐館,不過我並沒有遇到她。正確地說,從那一次相識後,我再也沒有看過她了。』

    當JOHNNY 唱著OUR LOVE IS HERE TO STAY時,我覺得我彷佛也看到女人瘦弱白晰的右手及那道淺淺的戒痕。

    『第四瓶海尼根喝完了,關於我的1992年夏天所發生的事也說完了。』

    男人工整的打出這一排字時,我還沉浸在1992年的茉莉花香中,許久才醒來。

    『很耐人尋味的故事。』

    『^_^』男人訕訕著笑著。

    『嘿,能不能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妳現在穿什麼顏色的內衣呀?』

    我笑了一笑,不假思索的打出兩個字:『黑色。』

    『PERFECT!我猜的沒錯喔。』男人慎重地打出:『謝•謝。』

    在深夜的錯綜複雜網路中,我和男人相遇在網路邊緣的某個角落裡。雖然我看不見男人的臉,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到,在我們交會的短暫中,也許,正如當年在停車場般,男人又找回了屬於自已的信心,打敗了第二次的挫敗感。

    我靜靜地看著男人所打的每一個新細明體文字,在螢光幕前,我幾乎可以嗅到他身體所傳遞的任何訊息。腦海中閃出徐志摩的一首詩:你我相逢在黑夜裡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如果真有“方向”這個東西,我倒是相信,透過每個故事中,我將得以短暫讀取到每個人所發出的微弱訊息,一個關於每個人方向的訊息啊!

    不知何時,唱盤中的JOHNNY已穿著咖啡色鑲銀的西裝,站在某個昏暗的舞台上,搖擺著臀部唱著:That old black magic••••。在1998年的冬夜裡,我是完全相信,我的內衣顏色救贖了一個男人的靈魂。


    如果有一天...

  2. #2
    ahg
    ahg 目前未上線
    女~朋~友~ ahg 的大頭照
    註冊日期
    2001-10-13
    討論區文章
    234
    雖然看不太懂~.~
    但是Feel心情很好
    有一種上完大號的感覺
    人因有夢而存在,我因有夢故我在
    給我一位上帝或是給我一個奇蹟
    到不如給我一次重新再來的機會

  3. #3
    會員
    註冊日期
    2002-10-08
    討論區文章
    156
    好文章
    謝謝分享

類似的主題

  1. 【求助】關於第四台強波器的問題?
    作者:webber788 所在討論版:-- 無 線 網 路 版
    回覆: 0
    最後發表: 2005-08-01, 11:01 PM
  2. 關於第四台的問題
    作者:-Hero- 所在討論版:-- Cable Modem 心 得 交 流 版
    回覆: 10
    最後發表: 2004-02-11, 05:53 PM
  3. 【閒聊】海尼根的廣告
    作者:water0917 所在討論版:-- 閒 話 家 常 灌 水 版
    回覆: 11
    最後發表: 2002-09-27, 05:26 AM
  4. 海尼根
    作者:b0913 所在討論版:-- 網路輕鬆版 [圖片 笑話 影片]
    回覆: 4
    最後發表: 2002-09-06, 03:09 AM
  5. 關於第四台的廣告
    作者:Hendry 所在討論版:-- 閒 話 家 常 灌 水 版
    回覆: 15
    最後發表: 2002-07-17, 03:33 PM

 

此網頁沒有從搜尋引擎而來的訪客

發表文章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回覆文章
  • 不可以上傳附加檔案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