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謀殺未遂 (好像是大陸人寫的)

顯示結果從第 1 筆 到 4 筆,共計 4 筆
  1. #1
    會員
    註冊日期
    2001-03-24
    討論區文章
    11

    轉貼 謀殺未遂 (好像是大陸人寫的)

    別人寄給我的 還不錯看 娛樂一下吧


    謀殺未遂

    故事內容

      那天﹐我在風衣裡藏了把刀﹐因為我要殺掉一個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不敢罵她﹐所以我只好選擇謀殺。
      她的個子不高﹐卻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計空手打不過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從來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謀殺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學校謀殺她﹐因為武校裡的孩子們都很能打﹐殺過人以後我擔心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裡謀殺她﹐因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會為我開門﹔
      我不能在白天謀殺她﹐被人家看見的話我會被公安局抓去槍斃。
      所以﹐夜裡﹐我頂著嚴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為了壯膽﹐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鍋頭(二兩裝)。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會兒我就睡著了﹐結果第二天醒來就感冒了。
      現在﹐我在醫院裡打點滴﹐不過﹐我一定不會放棄。
      醫生說我還要住兩天才能出院﹐所以我還得等兩天才能繼續我的計劃。
      “咦﹐護士﹗我風衣裡那把刀呢﹖”
      “哦﹐借用用﹖”
      “干嘛﹖”
      “削蘋果嘍~ "
      年輕的護士就是小護士。
      她的臉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給襯出來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鏡給襯出來的。
      小護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殺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蘋果呀﹖
      於是我有點生氣﹐我說﹕“你怎麼能用那刀子削蘋果呀﹖”
      小護士瞪著大眼睛看我﹐她說﹕“這本來就是蘋果刀嘛。”
      我從有點生氣變成非常生氣﹐我說﹕“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干別的事﹗”
      小護士拿起我的刀端詳起來﹐她說﹕“我怎麼看不出它還能干什麼﹐難道用來殺人嗎﹖”
      我大吃一驚﹐我的犯罪企圖竟然被一個小護士看穿了﹐這下可麻煩了……
      不行﹐我要先殺了她滅口﹗
      於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從她手中搶過來﹐她卻一把將我按回床上﹕“別動呀你﹗點滴還沒打完呢﹗”
      我問還要多久小護士說還要一個小時。
      也罷﹐等一個小時後再殺人滅口不遲。
      唉……不但好事多磨﹐壞事也一樣多磨……
      為了消磨時間﹐我只好跟這個“活口”先聊會兒天﹕“你把刀還給我好嗎﹖”
      小護士說我怎麼傻傻的還說嘻嘻。
      說完嘻嘻又問﹕“你打算用它去殺誰呀﹖”然後又說嘻嘻。
      我想反正一個小時以後她就要死了﹐告訴她也無妨。
      我說﹕“我要殺的是我的仇人。”
      小護士嘻嘻嘻嘻﹐說﹕“人家得罪你了嗎﹖”
      我說﹕“當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卻不看我一眼﹗”
      小護士嘻嘻變成哈哈﹐又說﹕“那也不至於殺人呀﹖”
    我說我跟你沒話說﹐我還說哼。

    生病好象很容易犯困﹐我沒等點滴打完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小護士已經不見了。
      屋裡穿白大褂的是另一個護士﹐臉上有皺紋﹐是個不小的護士。
      她的皮膚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殺她﹐況且那把刀不見了。
      我猜是小護士拿去玩了。
      我樂意這麼猜是因為我擔心她去報案。
      當然﹐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小護士一定正在趕往公安局的途中﹐這個“不小”的護士一定是派來監視我的。
      我開始盤算著逃出這個醫院﹐在小護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殺了她。
      我說我要喝水﹐不小的護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奔到窗戶邊﹐爬上窗沿……很遺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
      樓……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尋良策。
      爬窗戶的時候﹐我只穿了一條紅色三角內褲﹐風見了光著的身子就猛竄了過來。
      回到被窩的時候﹐我一個勁地打噴嚏。
      不小的護士怕我把感冒傳染給她﹐趕緊把口罩戴上﹐後來還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這是個好機會。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敗的經驗﹐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後奪門而出﹐狂奔而去。
      跑了幾個彎﹐我還是沒找到出口在哪﹐卻意外地碰上了小護士。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說﹕“廁所在前面的那個拐角處。”
      我喘著粗氣﹕“誰誰誰上廁所﹐我找你呢﹗﹗﹗”
      小護士一愣。
      我說﹕“把我的刀還給我﹗”
      小護士嘻嘻﹐然後說﹕“你真逗。”
      我左顧右盼﹐見四下沒人﹐就面露凶光。
      我想……掐死這個小護士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我作勢欲扑﹐小護士卻從兜裡掏出了那把刀。
      猶豫了一下﹐只好暫時不敢輕舉妄動──她手裡有武器。
      小護士問﹕“是這個嗎﹖”
      我答﹕“是﹐是﹐還給我﹗”
      她好象對我的刀產生了興趣﹐因為她竟然問﹕“送給我好嗎﹖”
      我別無選擇﹐很沮喪﹕“刀在你手裡﹐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然後﹐小護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為她手裡緊緊握著凶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著小護士不放﹐我琢磨著怎麼把這個活口干掉。
      小護士偷瞄了我一眼﹐說﹕“看什麼﹖討厭﹗”
      我就知道她討厭我﹐因為我是個預備的殺人犯﹐而且我還要殺了她滅口。
      當然﹐她不知道我的這個企圖﹐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須出其不意地干掉她﹐殺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護士看了看床頭上的牌子﹐念著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子﹐念著她的名字。
      小護士哼了一聲﹐然後沖我做了個鬼臉。
      小護士作的鬼臉一點都不嚇人﹐倒是很可愛﹐於是我又沖動著想殺了她。
      在以後的兩天裡﹐我們一直朝夕相對。
      她給了我很多機會可惜我一次也沒把握住﹐看來殺人還真是一門學問…
      在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我只好向她要聯系辦法﹐她很爽快地把手機號碼寫在一張小紙片上遞給了我。
      也好﹐來日方長﹐她一定會死在我的手裡我想。
      出院後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醫院門口的大樹下等她出現。
      因為﹐一個手機號碼是遠遠不夠的。
    我還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線。

    我在那棵樹後面躲了十分鍾﹐沒發現小護士﹐卻被她先發現了我。
      她在我後面拍拍我的肩膀﹐問﹕“干嘛呢你﹖”
      我當時不知道是她﹐其實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實交代﹐那只是一種可惡的條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問我就答了﹕“我要跟蹤一個漂亮的戴眼鏡小護士……”
      說完我當然後悔了﹐於是轉身一看﹐我要跟蹤的人就在在我身後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種笑﹐因此她對我笑我一點都不領情﹐我還是要殺了她。
      雖然我決心殺了她﹐但企圖跟蹤人家的這個小陰謀被拆穿的時候﹐我還是覺得非常尷尬。
      因為尷尬﹐我的臉就紅了﹐我臉紅的時候總是說不出話來。
      小護士胸前抱著個講義夾﹐假裝東張西望。不時瞄我一眼﹐然後偷笑。
      笑完就說﹕“戴眼鏡的小護士是有一個﹐不過不漂亮。”
      我的臉像著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沒有比我更怕羞的殺人犯了…
      “你為什麼要跟蹤人家呀﹖”小護士顯然是在審問我。
      哼﹗我必須拿出民族精神﹐寧死不招﹗
      我說我不說我就是不說。她說你說嘛你說嘛別不好意思。我說我還是不說不管你怎麼問總之我就是不說。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張嘴作大笑狀﹐然後又說﹕“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這話的意思﹐可能是繞著彎子罵我﹐就算不是罵我我也不能饒了她。
      小護士忽然對我說﹕“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個紅磚樓房﹐要不要去喝茶。”
      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殺人滅口的這個小護士竟然問我去不去她家喝茶﹖
      這裡一定有陰謀……啊﹗對了﹐她想在茶裡放老鼠藥把我毒死﹗
      她這叫先發制人﹐正所謂“量小非女子﹐無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這層﹐我倒有點心虛了。
      小護士連哄帶騙﹕“沒事﹐我家人中午不回來﹐走吧。”
      廢話﹐回來還能由得你對我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著想著﹐我還是被她帶進了
      她家。
      這是個大房子﹐有錢人才住這樣的大房子﹐我必須看清楚來路﹐否則會困在這裡找不到出口。
      小護士家裡果然沒人﹐我想我應該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干掉﹐但我忘記把凶器帶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夠的力氣把這小丫頭掐死﹐但不能在客廳﹐最合適的殺人場所應該是浴室和臥室。
      這麼想著﹐我就說﹕“我想去你的臥室﹐你去嗎﹖”
      小護士說﹕“咦﹖你想打我的壞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驚之下﹐結結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沒有﹐你你你你胡說……”
      小護士歪著頭走到我的跟前﹐臉上似笑非笑﹐盯著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白她要干什麼。
      卻聽她說﹕“有時我真的覺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這麼逗﹖還是因為想泡我故意裝出來的﹖”
      這話我就不明白了﹐罵我“逗”倒還罷了﹐怎麼會以為我“想泡我”還“故意裝出來”﹖﹖﹖
      她見我發著呆不吭氣﹐就使勁皺起眉頭(雖然使勁皺﹐但一點不像生氣的樣子)。
      她“生氣”地說﹕“快說快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完蛋了﹐這個小護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實告訴她﹕“你知道我有殺人動機﹐所以我想把你殺了滅口…”
      小護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幾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說我不自量力…。
      也許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說不定比我的仇人還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殺她為何還笑得那麼開心呢﹖
      鑒於這點﹐我只好放棄了行凶的企圖。
    下一步該作些什麼﹖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小護士笑個不停﹐我知道她一點不把我的威脅看在眼裡。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著發呆﹐看她能把我怎麼樣﹗反正我沒帶凶器﹐她不能對我這樣手無寸鐵的男人動手。
      小護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著我的手﹕“好吧﹐我帶你看我的臥室去。”
      她的手軟軟的﹐不像是個會家子的﹐再看她這身架﹐輕飄飄的…看來…也許…是我多慮了……
      小護士的臥室像個幼兒園小娃娃的房間﹐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這玩意使勁砸人頭上也出不了事。
      小護士笑嘻嘻地說﹕“隨便坐。”
      這裡只有一把椅子﹐已經被一頭毛毛熊給佔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張花花綠綠的床了。
      我謹慎地摸索了一下﹐小護士問怎麼啦﹐我說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小護士又笑個不停。
      我想她屬於那種天生愛笑的女孩子。不過﹐我得確認一下自己先前的那個猜想。
      我問﹕“你…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不害怕我嗎﹖”
      小護士說﹕“害怕你﹖﹖﹖你有什麼可怕的﹖”
      這話可真有點傷人自尊﹐如果屬實的話﹐我可真是個不合格的殺人凶手。
      當然﹐我還得把話題繼續下去﹐我又問﹕“我說過我要殺你滅口呀﹖”
      小護士勉強把笑忍住﹐說﹕“原來你到我臥室裡來就為這事呀﹗”
      我使勁點了點頭﹐繃著臉說﹕“現在你怕了嗎﹖”
      小護士推了我一把﹐說﹕“得了吧你﹗”
      然後提了個莫名其妙的建議﹕“走吧﹐我肚子餓了﹐請我吃飯﹗”
      我吃驚地問﹕“為什麼﹖”
      小護士的回答是﹕“我懶得下廚﹐做出來你又不一定愛吃﹐畢竟我們才剛開始嘛。”
      什麼叫“剛開始”﹖開始什麼呀﹖我糊涂了…
      稀裡糊涂的﹐我們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飯店﹐點起了菜來。
      小護士的胃口好象很大﹐點個不停。
      而我則懮心忡忡﹐因為我口袋裡只有十六塊五毛錢……
      ﹗
      也許小護士知道我口袋裡沒什麼錢﹐想把我困在這個飯店裡刷碗筷…
      我不能上她的當﹐所以我就厚著臉皮問她﹕“你帶錢了嗎﹖”
      “干嘛﹗”小護士白了我一眼﹐“說好你請的嘛﹗”
      我把口袋裡的那些皺巴巴的紙幣全堆到桌子上﹐可憐巴巴地說﹕“就剩這些了…”
      小護士張著嘴看著我﹐喃喃道﹕“你…你不會吧…”
      然後打開小提包掏東西﹐說﹕“男孩子出門怎麼可以不帶錢呢﹖”
      她拿了兩張大票塞到我手裡﹐說﹕“我先借你兩百塊錢﹐反正第一次吃飯得你請我。”
      我抓了抓頭﹐這真是件尷尬的事﹐看來這個人情是欠定了。
      也許﹐小護士算計到﹐我不會對一個欠過人情的人下毒手。這丫頭可真不簡單呀﹗
      算了﹐反正我也餓了﹐先填飽肚子再做打算。
      這頓飯吃了八十塊錢﹐足夠我一個星期的快餐費﹐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塊錢還給她她卻不要。
      她說﹕“要還一起還﹐我又不是按揭房地產。”
      沒辦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後面誰讓我欠了她的錢。
      小護士問﹕“對了﹐你是干什麼工作的﹖”
      我如實回答﹕“還沒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小護士跳了起來﹐攬住我的手臂﹐歡呼似的﹕“太棒了﹐我還擔心你下午沒空呢﹗”
      我問﹕“干嘛﹖”
      小護士臉貼得很近﹐說﹕“我下午沒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嗎﹖嘻嘻~ "
      我想我現在的頭一個有兩個大﹐怎麼殺個人殺出這般光景來了﹖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何況﹐這還不是正主。)
      之後﹐我們就瞎逛了一個下午。
      小護士盡挑大商場逛﹐買了很多狗熊貓咪﹐都讓我給捧著。
      末了﹐又非要我買個東西送給她﹐我買了個五毛錢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樂意。
    最後被逼著買了條叮當作響的手鏈﹐──剛好136 塊﹐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空了…

    小護士好像傻傻的﹐應該不會對我的計劃有什麼影響﹐因此我盡可以將“滅口”這件事擱下。
      由於前兩天的一時疏忽讓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幾天﹐真令人惱火。
      但隨後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凶器﹐不知是不是讓小護士給偷走了。
      口袋裡一分錢也沒有…這是件叫人頭疼的事…
      沒辦法﹐我不得不在成為殺人犯之前干一回搶劫勾當。
      為了安全起見﹐我選擇學齡兒童作為作案目標﹐他們有錢而且脆弱。
      這麼干除了有點xxxx﹐應該沒什麼別的難度。
      這念頭剛萌生﹐就有個背著大書包的小子從我面前跑過。
      時機說來就來﹐我搓了搓手就扑了上去。
      耳邊卻響起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我正納悶﹐背心被什麼撞了一下…然後我想我就暈倒了…
      醒來的時候﹐我又在醫院裡了。
      身邊坐著一個漂亮的女孩﹐仔細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見我醒了﹐就和我說話﹕“醒啦~ 覺得怎麼樣﹖”
      我早傻了眼﹐吞吞吐吐﹕“你說…怎麼樣就…就怎麼樣﹐反正落到你手裡…算我…”
      漂亮仇人愣了一下﹐嘴裡小聲念叨著﹕“不會是頭給撞壞了吧…”
      然後﹐叫喚道﹕“小子﹐你的救命恩人醒了﹐還不快過來說謝謝。”
      病房裡又多了個小孩﹐正是我剛才企圖打劫的那個。
      在我那漂亮仇人的講解下﹐我才知道我原來是個“舍己救人”的“英雄”…
      當時﹐那小家夥橫穿馬路﹐一輛摩托車剎車不及﹐眼看就要撞上﹐然後我扑了上去﹐被撞了但沒死…
      劫匪沒當成倒先成了“英雄”…顯然這老天在跟老子作對…不然也不會湊巧那小孩就是我那漂亮仇人的弟弟。
      拍過片後醫生說我沒事不用住院﹐漂亮仇人問“他都暈倒了怎麼還說沒事﹖”
      那天殺的醫生竟然說“大概是嚇暈了吧”…真他媽沒面子…
      於是漂亮仇人就高興了“既然沒事﹐我可要先好好謝謝你了﹐走吧﹐請你吃飯﹗”
      “又吃飯﹗﹗﹗”我大驚失色。“你…你請哦…”
      漂亮仇人笑著看著我﹕“沒問題﹐走吧。
      換好了衣服﹐我跟著漂亮仇人走。
      在病房門口﹐醫生向我招手﹕“有空常來~ "
      在醫院門口﹐我碰見了小護士…
      小護士看見我就喜形於色﹐像歡呼似的喊道﹕“呀﹗你又住院來了﹗”好象巴不得我天天來住院似的…
      我正不知怎麼回答﹐小護士又叫起來了﹕“呀﹗她是誰呀﹖”
      小護士問的是我的漂亮仇人﹐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還不知道這個仇人的名字。
      我支支吾吾﹐小護士臉上的笑容沒了﹐撅起了小嘴。
      我把頭皮屑抓得滿天飛。
      漂亮仇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護士﹐微笑著對小護士說﹕
      “別誤會﹐他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是道謝來的。”
      “哦﹖”
      “我們正打算去吃飯﹐一起去吧﹗”
      小護士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等著﹐我請假去﹗”
      ……
      真是的﹐我今年難道又犯太歲了﹖兩個最頭疼的人物竟湊在一起﹐而我卻被夾在中間…
      ……
      漂亮仇人選擇的餐廳比上次小護士去的那家要高檔。
      於是小護士偷偷對我說﹕“你別告訴我你身上又沒帶錢。”
      我說“我就是沒帶”﹐我想她是向我討債﹐反正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你你你…唉…”小護士又要掏提包。
      我趕緊抓住她的手制止﹕“別忙﹐人家說好要請客的﹗”──我可不能讓這筆債務升級。
      小護士使勁跺腳﹐我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
      小護士沒轍﹐就轉移話題﹕“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呀﹖”
      我神秘兮兮地對小護士說﹕“她就是我要殺的人﹗”
      “啊﹗﹗﹗她就是你的…”小護士“啊”了好大一聲﹐把我嚇得差點沒背過氣去。
      “噓~~~~ 我的天﹐你不能小聲點…”
      小護士吊著大眼睛想了想﹐臉上忽然又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她說﹕“你這個壞蛋﹗怎麼每個漂亮女孩你都想殺呀﹖”
      我辯解道﹕“她是我的仇人呀﹖﹗”
      小護士問﹕“那我呢﹖”
      “你﹖”我愣了一下“你什麼﹖”
      小護士說﹕“你昨天不是也說要殺我嗎﹖那我算什麼﹖”
      我回答﹕“你是個活口…”
      小護士又問﹕“什麼叫活口﹖”
      我又回答﹕“殺人滅口的滅口的過去式﹗”
      小護士呆呆地看著我﹐然後哈哈大笑。笑完突然板起臉﹐使勁“哼”了一聲。
      她說﹕“原來她才是主角呀﹖ ......不行不行﹗﹗﹗氣死我了﹗﹗﹗”
      這時﹐漂亮仇人忽然冒了出來﹐紅著臉輕聲問﹕“可以到裡面邊吃邊談嗎﹖”
    我環視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圍了十幾個人在聽我們對話﹐漂亮仇人和她弟弟顯然也是其中之二…

    這頓飯吃得很不自在﹐兩個女人都臉紅紅的不吭聲。倒是漂亮仇人的弟弟在一邊雞雞歪歪沒完沒了。
      那小子一會兒取笑我“哈哈﹐嚇暈的”﹐一會兒又逼問我“你和我姐姐真的有仇嗎﹖”
      末了﹐還提醒我﹕“我姐姐很厲害的﹐你一定打不過她。”
      漂亮仇人的臉紅得厲害﹐一個勁地沖那小子使眼色﹐卻又不好意思吭聲。
      小護士忍著不笑﹐忍到最後忍不住了﹐把飯噴了我一臉…
      吃完飯後﹐漂亮仇人抄了個手機號碼給我﹐什麼話也沒說紅著臉跑掉了。
      我急了﹐我以為她還沒買單﹐小護士拉著我不讓我追﹐還好後來服務生說已經買過了。
      離開餐館後﹐小護士盯了我一整天﹐她似乎還是不放心怕我又琢磨著去謀殺我的漂亮仇人。
      其實﹐我已經基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
      漂亮仇人是個很害羞的女孩﹐所以以前才會看都不看我一眼。既然這樣﹐我把她當成仇人也純屬誤會。
      至於身邊這個所謂的“活口”只怕也不能成立了﹐唯一頭疼的是…我欠了人家的錢。
      在這以後﹐我身邊就多了這樣兩個女孩子﹐時間一久我就發現自己負債累累﹐為了還清這筆債﹐我得找份工作。
      於是﹐我去應聘當了中學老師。
      那天去應聘的大致情況是這樣的﹐我拿了應聘表格後先去尿尿。
       正尿一半﹐一個胖老頭風風火火奔了進來﹐擠到我身邊放聲大尿﹐卻把我夾在胳肢窩裡的那卷表格碰到尿槽裡去了。
      嘩啦啦之余﹐那張表格成了深黃色。
       如果拿深黃色的表格去應聘﹐肯定黃﹗于是我扯著胖老頭要他賠。
       胖老頭說他有個緊急會議我說我不管你不賠我不放你走。
       最後﹐胖老頭掏出筆紙﹐急走龍蛇寫了幾個字塞到我手裡﹐氣呼呼地說﹕“拿去﹗比表格管用﹗”
       我沒看懂紙上都寫了些什麼﹐但就憑著這張紙﹐我得到了中學老師這份工作。
       包括校長在內的學校領導都對我禮數有加﹐後來我才知道一起尿尿的那個胖老頭是教育部的高官。
       校方大概以為我是那高官的親戚吧。
       很快我就得到了工作安排﹐成了高中部文科班的德育老師。
       我把這件事跟小護士說了﹐她哈哈大笑﹐硬是說打死也不相信﹔
       我又把這件事跟漂亮仇人說﹐她也哈哈大笑﹐但沒說打死也不信。
       不管她們倆相信不相信﹐第二天我都准時去學校報到了﹐因為我欠她們錢只能從這裡著落。
      
      以前我只當過學生沒當過老師﹐于是有點迫不及待﹐上課鈴還沒想我就跑到教室裡。
       裡邊吵吵鬧鬧的﹐感覺很親切﹐這讓我回憶起多年前揪女同學辮子的美好時光。
       可惜現在的女學生都不留辮子了﹐不然我肯定還是抑制不了揪揪的沖動。
       我在教室裡轉悠了一陣﹐然後湊到一圈小男生當中﹐看他們打扑克。
       後來不知什麼時候我也加入了﹐這幫學生奸得很﹐只打了幾盤﹐我就輸了八毛錢…
       大家知道﹐我身上根本一毛錢都沒有。
       正想開溜﹐上課鈴就響了﹐贏錢的那兩個小子拉著我不放﹕“快給錢快給錢﹐老師快來了。”
       我掙脫他們的糾纏﹐撒腿就逃﹕“下回給你﹐今天沒帶。”
       小男生們跑不過我﹐況且上課了他們也不敢追出來要債﹐只好在背後大聲叫罵。
       這讓我好一陣子得意﹐以為撿了個大便宜。
       後來﹐我發現事情原來沒那麼簡單﹐我還得回去……
       因為﹐我是這個班的德育老師﹐這節就是我的課……
      
      
      真夠倒霉的﹐課還沒上就欠了學生的錢…
       沒法子﹐我只能硬著頭皮走回教室。
       在門口﹐我偷偷探頭瞧了瞧﹐發現四十幾雙眼睛全向我瞄過來﹐其中自然有贏我錢的那兩雙…
       一驚之下﹐我又把頭縮了回去﹐教室裡傳來叫人發窘的笑聲。
       唉…為了月底的薪水﹐龍潭虎穴也得闖﹗于是我豁出去了﹐大踏步走上了講臺。
       可能鑒于我的威嚴﹐學生們當場發起呆來﹐整個教室安靜得像太平間。
       哈哈﹐這就是當老師的樂趣吧﹐我洋洋自得﹐但很快我又發現我再次陷入窘境。
       我該說些什麼呢﹖我記得以前當學生的時候老師總是口若懸河﹐而我卻從沒記住都說過些什麼…
       四十幾個學生和我對看了半天﹐我還是沒能想出話來說。
       臺下開始嘰嘰喳喳起來﹐一個女學生忍不住站起來問我﹕“請問﹐你…你是老師嗎﹖”
       有人打開話匣子﹐這再好不過了﹐我趕緊回答﹕“廢話﹐不是老師我來這干嘛﹖”
       接著我就開始有點口若懸河了﹕“大家伙聽好了﹐我是你們的德育老師﹐今天天氣有點涼﹐誰要沒多穿衣服趕緊回家添去﹗”
       課堂活躍起來﹐小女生們開始色迷迷地盯著我看﹐而剛才贏我錢的那兩個小子早嚇得面如土色﹐在座位上發著抖。
       雖然現在我的階層要比他們高一個級別﹐但我畢竟不是無賴﹐于是我指了指那兩個男生﹐問他們的名字。
       然後很懇切地對他們說﹕“剛才打牌輸了你們八毛錢﹐等我發工資了一定還﹗”
       兩個小男生臉紅紅的﹐其中一個說﹕“老師對不起﹐以後我們不打牌就是了…賭博不好…”
       我並不覺得打牌有什麼不好﹐我說﹕“大家賭的運氣﹐拼的是才智﹐我怎麼看不出哪不好啦﹖”
       小男生臉更紅了﹐支支吾吾﹕“老師﹐我知道錯了…”
       學生們似乎存心要把我這個老師擺到一個受尊敬的位置﹐我也不再爭辯。
       我問他們都喜歡談什麼話題﹐沒人回答。于是我就說一些我喜歡的話題。
       我告訴他們我在讀書的時候非常喜歡揪女同學的辮子﹐還跟他們探討要怎麼揪才好玩


    FlyAngel

  2. #2
    會員 signally 的大頭照
    註冊日期
    2001-04-28
    討論區文章
    576
    還有沒有後續發展ㄚ
    好想看他還會發生什麼陰錯陽差的事情

  3. #3
    會員 0029J 的大頭照
    註冊日期
    2001-03-14
    討論區文章
    118
    9494...
    很有趣的說!
    好想繼續看續集ㄟ...
    不然給個網址,我去看看,OK?

  4. #4
    會員
    註冊日期
    2001-03-24
    討論區文章
    11
    實在很抱歉了 各位網友
    我目前也正在找續集
    找到後我會直接貼上來或貼上網址
    FlyAngel

類似的主題

  1. 【轉貼】看到天兵小姐,我為大陸人抱屈...
    作者:nick2100 所在討論版:-- 網路輕鬆版 [圖片 笑話 影片]
    回覆: 7
    最後發表: 2008-03-27, 09:35 PM
  2. 【求助】好像是病毒
    作者:kuo0916 所在討論版:-- HELP ME 電 腦 軟 硬 體 急 救 版
    回覆: 4
    最後發表: 2004-07-30, 02:10 PM
  3. 【轉貼】手機簡訊費 我是大陸七倍
    作者:nomo1027 所在討論版:-- 閒 話 家 常 灌 水 版
    回覆: 5
    最後發表: 2004-04-21, 08:58 AM
  4. 大陸人寫的 Win98 更新程式 !
    作者:senliou 所在討論版:-- Windows 討 論 版
    回覆: 15
    最後發表: 2003-09-19, 12:36 PM
  5. 大陸人的座右銘?
    作者:luckyboys 所在討論版:-- 網路輕鬆版 [圖片 笑話 影片]
    回覆: 8
    最後發表: 2003-08-12, 01:57 AM

 

此網頁沒有從搜尋引擎而來的訪客

發表文章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回覆文章
  • 不可以上傳附加檔案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